顺丰愁钱

在热衷打标签的时代,是女性自由的绝佳时机

而女性的真正自由,恰恰应来自心底最真实的渴望,做最真实的自己。邱晨在造就REMIX大会上演讲什么是女性优势?在我眼里,当今时代,女性真正的优势是什么?这个热衷于给人打上标签的时代,反而是女性自由的绝佳时机今天的女性其实一直在逃避或者抗拒这个社会给她们的标签,而且努力的往自己身上贴很多新的标签。这个时代里面能够真的限制女性发展的,可能只有观念,所以观念的自由就是人生的自由。

年关难过, 顺丰出现一波神操作。

 

12月12日,顺丰(股票代码:002352)发布《 关于控股股东减持公司可转换公司债券的公告》,称控股股东深圳明德控股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明德控股”)于2019年12月10日,通过深圳证券交易所交易系统采用大宗交易方式减持其所持有的顺丰转债3500万张,占本次发行总量的60.34%。 

 

顺丰愁钱

明德控股此次全部抛售的可转债11月18日发行,12月9日正式上市。彼时顺丰发行了5800万张可转债(债券代码:128080),每张面值为人民币100元,发行总额为人民币58亿元。顺丰给了股东优先购购置权,明德控股买了3500万张,占发行总量的60.34%,可以说拿到了数量上的顶配。

 

顺丰对公开发行可转债的说法是,“为了购买飞机、航材装置,以及偿还银行贷款项目。”而控股股东在“借钱”给顺丰连一个月都不到的时候,抛售了全部可转债,背后的原因大概率不是雪中送炭,更多的股民将其称之为“打新”。

 

结合最近的顺丰商贸高管大换血、明德控股领投本来集团看,明德控股减持事件并非单纯为了赚钱,而是顺丰资源的重新分配,和新的市场规划。

一边卖

据中国经济网报道,通过大宗交易数据,发现明德控股此次出手顺丰可转债的价格疑似为105元/张,收益约为1.75亿元(不考虑税、费)。也就是说,明德控股通过这次短时买卖,赚了1.75个亿,收获不可谓不丰。

 

明德控股为什么急着套现?

 

明德控股卖掉可转债的两天前,12月10日,顺丰控股集团商贸有限公司(顺丰商贸)出现工商变更,王卫卸任顺丰商贸董事长一职,林哲莹卸任副董事长,杜浩洋、伍玮婷等多位董事成员退出。

 

经过这次业内称之为“高管团队大换血”事件,顺丰控股的最大股东明德控股持股比例达到91.02%(招商局全资控股的深圳招广投资为第二大股东,持股8.98%)。

 

抛开国家队的因素,从明德控股王卫占股比超99%来看,此次调整后,王卫的身份更加集中,对顺丰整体的战略把控和资源调度也更加方便,尤其是资金的调度。

 

顺丰的直营模式典型特点就是重资产,自上市以来,资产负债比就备受关注。2018年第三季度财报显示,截至9月30日,顺丰总资产为660.08亿元,总负债为308.74亿元,负债占比高达46.77%。

 

对比三通一达20%~30%的负债比,顺丰2018年负债率48.5%,2019年上半年负债率超52%,资产风险高了不止一点点。

 

再加上顺丰缺钱的状态不是一两天,股东却频频抛售股票套现,这也动摇了股民对顺丰的资本期待。以2019年来看,仅10月一个月,就出现两起股东减持事件,股东元禾顺风(总持股5.1203%)、冀鲁先后减持不超3%和不超过0.4112%的股份。

 

更早前的4月,嘉强顺风、元禾顺风、顺达丰润以及监事刘冀鲁拟减持市值约130.55亿元的股票,合计约3.5亿股,占总股本比例约7.9%。

日本动画人生存画像

近两年,日本动画公司的日子并不好过。近日,日本动画师演出协会发布了《动画制作者实态调查报告书2019》。从业者平均年薪28万元,年薪低于26万元的超过半数,甚至有8.3%的人年薪低于6.5万元;虽然大多数日本动画制作者对工作量、工作时间以及收入不满,但他们对动画行业还是充满了热爱和希望。

 

一方面负债极高股东却屡屡抛售股票套现,另一方面市场被三通一达通过压缩单票价格逐渐蚕食,新业务却尚未达到规模化效应。摆在顺丰面前的,是资源配置效率最大化的难题。

 

此次可转债的快速操作,一个多亿最终还是落到了母公司明德控股的兜里,这对负债颇高的顺丰来说,也算是件好事。

一边买

就像股东的抛售行为一样,顺丰近年来的壕买,也丝毫感觉不到其身上背负有数百亿的债务压力。

 

2018年开始,顺丰开启“买买买”模式,以此作为扩张新领域的试水。

 

仅同年3月~10月,顺丰先后以17亿元、1亿美元、55亿元现金,收购广东新邦物流、投资美国物流服务平台Flexport、收购德国物流巨头DHL在中国内地和港澳地区的供应链管理业务。

 

上述交易包含了重货快运业务、国际物流业务以及供应链管理业务,可以看出王卫对顺丰的基本规划,仍然以物流为核心,但也延伸至供应链管理。

 

但2019年10月,顺丰母公司明德控股领投本来集团D1轮融资,融资总金额为2亿美元,跟投方为北京电商投资、鼎晖资本、高榕资本等。

 

本来集团主要业务是生鲜电商,拥有生鲜B2C平台本来生活网、社区生鲜连锁O2O平台本来鲜,且有着完整的生鲜供应链。

 

作为明德控股的掌门人,王卫毫无疑问是这场投资的决策者。而结合王卫是拼多多天使投资人的身份,此次投资的重要性不言而喻。基于顺丰的业务属性,王卫此举的目的大概率是进入生鲜电商领域。

 

事实上,顺丰十年前就开始拓展生鲜电商业务,但不论是依托快递网点的顺丰嘿客门店,还是顺丰优选,都没能掀起太大的浪花。

 

但现在,时机算是成熟了。

最新的2019年第三季度,顺丰五块新业务的营收能力越来越强,占比总营收近24%,同比提升超7%。这里面,快运和冷运上升趋势明显,尤其是冷运,在2019年上半年达到不含税营收23.52亿元,同比增长53.93%。

 

顺丰对快运、冷运及医药、国际、同城配送等新业务的重视近两年来表现得尤为明显,此次投资本来集团,除了提升冷链的运转效率外,还能充分发挥顺丰优选在珠三角地区高门店密度的优势。

 

此外,生鲜电商的刚需高频特点,也会提升顺丰物流设施的运转效率。

 

此番操作过后,2020年的顺丰,或许会呈现不一样的面貌。

日本求学记(三):“在中国学习压力大”

根据年龄,只要该中国人拥有日本签证、有在区政府的登录,当地政府就必须以就近入学为原则给该中国人安排学校。刘庆对自己来日本的解释是:“因为日本这边作业留的不多,轻松一些,我就来了日本。我不想来日本,但又不想在中国待了,压力太大了,没地方去,就来了。”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0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