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求学记(三):“在中国学习压力大”

骗租产业兴起:租手机后转卖,一家平台损失近千万

一家信用租赁平台的风控负责人透露,一些平台的坏账率高达10%。2017年前后,这个模式开始火爆,出现了几十家平台。一家平台曾经遭遇团伙作案,“被薅走了上千台手机,损失近千万”,白奇称。法院的判决结果,一般是要求他们返还手机、偿还租金、支付逾期罚金。

文章来自微信公众号:行业研习(ID:hangyeyanxi),作者:冯川(东京大学综合文化研究科博士,武汉大学政治与公共管理学院特聘副研究员),题图来自:东方IC

社长说

之前,社长先后推出了冯川日本求学记(一):“异国”与“他乡”和日本求学记(二):“爸妈让我来,我就来了”。分别介绍了来日人员的构成,以及来日小留学生的不同类型。本期,社长将从中日不同的教育模式出发,分析不同类型的小留学生为何最终选择在日本留学,他们有何考虑,又是如何权衡利弊的。

“我不想来日本,但又不想在中国待了”

2002年出生的刘庆(本文所有人物均为化名),同样也是黑龙江省哈尔滨市人。他的父母曾经在国内是开饭店的。2008年,当刘庆上小学三年级时,父母刚刚考完他九九乘法表就来到了日本,刘庆就开始了与爷爷、奶奶三个人的共同生活,甚至连父母在日本干什么也不知道。在日本,父亲在当厨师,而母亲是服务员,父母不在同一家餐厅。

刘庆小时候其实来过一次日本,并且住了2个月,但当时他“什么都不知道”,没有对日本留下任何印象。父母获得永住身份之后,刘庆于2017年参加完初四毕业后的中考,在7月末获得“家族滞在签证”来日。

根据政策,如果一名中国人在初中阶段就从中国来到日本,可以直接插班进日本的中学校学习,因为尚且属于九年义务教育。根据年龄,只要该中国人拥有日本签证、有在区政府的登录,当地政府就必须以就近入学为原则给该中国人安排学校。

日本求学记(三):“在中国学习压力大”

如果到了高中再从中国来日,则可以选择去夜间学校,或者去一个面向外国人学生的中心学习,然后参加一个比普通的日本高中入学考试难一些的考试,最后可以插班进入日本的高中学习。刘庆虽然在国内已经初中毕业,但由于年龄还符合安排进入日本初中就读的条件,于是他于9月进入东京都荒川区第三中学的初三C组上学。

刘庆对自己来日本的解释是:“因为日本这边作业留的不多,轻松一些,我就来了日本。我不想来日本,但又不想在中国待了,压力太大了,没地方去,就来了。”

与王佳肴的表现不同,作为一个其实已经初中毕业的学生,刘庆对于自己来到日本这一事实的体认则具有了更多的自我阐释。虽然其父母与王佳肴的父母一样,也是在其小时候便来到日本打拼,终于取得永住身份,为他能够来到日本生活预备了前提条件,但他同时也将来到日本理解为一种自我意志的变现,使来日行为中渗透了更多他自己的主动性和主体性。

而这种主动性和主体性是借助于他对中国教育的逃避而得以产生的,这种逃避带着他感情上的无奈,是一种被迫的、不得已的选择。因此,这种主动性同时也混杂着被动性。 

“应该好好读一个大学再出来”

福建省福清的女生尹蔓之所以选择来日,也是基于相似的考虑。她之所以能够考虑来日就读,是因为她的母亲早先来到日本留学,并留在日本发展的缘故。尹蔓的母亲在国内高中毕业后,在中国的一个“也不是很好的”大学上了半个学期,就于2001年4月来了日本。她来日后读了2年语言学校,就考上了骏河台专门学校(类似于国内的职业技术学校),因为比较喜欢英语,并且在中国时英语一直也很好,所以她选的专业是英语翻译。

骏河台专门学校的学费比较便宜,而且只上半天,一周只有一天上一整天,学费才60万日元,因此很多人都想报这个学校,还需要有人推荐才能进这个学校,并需要通过该校的英语、数学考试。其实,她来日本的目的,就只是来挣钱的,所以“就想随便考个学校吧”。所以她从语言学校毕业之后,首先找了一份临时工作,同时再去报考学校。

日本求学记(三):“在中国学习压力大”

80万,中国教育军备竞赛起步价

80万只是平均数。你不懂也就罢了,少发言多掏钱就对了,外行话过时话就别说了,教育军备竞赛是一个很专业很高深的领域,一张嘴就知有没有。你说,这算不算教育军备竞赛的成本?在我看来,中国教育竞争最危险的趋势就是:“军备竞赛化”。说白了,就是罔顾自身实力的盲目竞赛。对于中国很多中产家庭而言,“军备竞赛化”的现实意思就是,盲目对标高级中产,甚至富裕家庭,而理念似乎也很伟大,再穷也要抓孩子教育。

她报考过公立大学,“但是当时第二天考试,第一天我还在那边上班,完全没有准备,当然也就没有考上”。她没有报考私立大学,现在想来她觉得当初如果要报私立的话,肯定也能考上。她回想当时甚至有放弃读大学的念头,因为觉得大学学费很贵。她向笔者坦言:

“现在我觉得当时我想错了,应该好好读一个大学再出来就会好一点。那时候来日本的目的,就没有想过是来学习的。要是真的以学习为目的,还不如在中国好好学习了。那时候就想着哪个学校好考,上学上课不用上那么长时间就好。考专门学校,就是为了拿一个签证。

基于自己的成长经历和教训,尹蔓的母亲更加关心尹蔓的学习。尹蔓在日本幼儿园上过两年,她从幼儿园开始学日语。到了小学一年级的时候,她母亲才把她送回国。后来她很久不用日语,就把日语忘了。尹蔓的父母之所以让她在日本读小学,而是让她留守在爷爷、奶奶家,是考虑到“如果太小把她接过来,就怕她以后不想回国了。中国现在发展特别好,小时候就跟中国脱轨了,以后就更跟不上”。

尹蔓在中国就读的是一所很好的私立重点中学,她在年级排名中上等。据说该校有一半的学生都可以考上重点高中。按照现在的成绩来说,尹蔓是可以考上国内重点高中的。尹蔓每年放暑假都会来日本,她感觉日语比英文还难。本来2018年9月在国内就要上初三,但暑假期间她来到日本,在预定回国前的10天左右,突然说她不想回国了。

包括她父亲、她爷爷、她奶奶在内的家里人,都反对她在日本就读,认为她明明在中国学得好好的,万一在日本这边学不好、跟不上的话,最后会耽误了她。她母亲虽然责怪她“要是早就决定不回去了,暑假还可以提前补一补日语”,但立场却与女儿站在了一起,即鉴于国内严峻的考试压力,而选择在日本读高中。尹蔓的母亲说:

“在中国中考要考体育。为了体育考试,每天拼命练习。体育中考有30分,所以天天体育跑得要命,天天做仰卧起坐,做作业都做到晚上11点多。每天早上6点起来,晚上11点~12点才睡觉,就觉得压力比较大。虽然也可以到了大学,再来考日本的学校,但是中国高中的压力太大了、很累,不太想让她参与这种竞争。万一尹蔓考不上好的国内大学,最后还是得到日本读大学,并且还要耽误2年上语言学校才有办法考大学。” 

来日读高中的利弊

尹蔓的想法是,先到日本读高中,以后读大学的时候再选择回国。尹蔓的母亲并不太清楚女儿为何选择这个时点来日本,只知道来日本是她自己的选择,并推测她想来日本读高中可能是因为 “中国的压力大”,而之所以想回国读大学是因为觉得“国内大学生活比较丰富,可以住集体宿舍”。

由于尹蔓及其父母都是中国籍,且其父母取得了在日永住的资格,据说尹蔓在日本高中毕业后可以回国参加“港澳台、华侨生联考”,该考试60%~70%都是初中的内容,要比高考简单一些。在尹蔓和她母亲看来,反正都是要考上好大学,也许来日本会更好考。

日本求学记(三):“在中国学习压力大”

尹蔓母亲已经表态:只有当尹蔓能够考上中国的好大学的情况下,才会让她回国上;而如果她考的学校没有想象中那么好,就选择继续在日本上大学。同时,尹蔓的母亲还分析说,由于尹蔓的中文肯定是没有问题的,只要日语学好的话,就会比别人更多一个优势。而她的日语等读到了高三,就可能和日本人差不多了。以后就算回国,中国也认日本的文凭,她也可以去日企。

尹蔓及其母亲已经反复确认过来日读高中的利弊:中国的学生一般英语、数学都会比较好,只是日语问题大,而学社会、理科等科目都需要有一点日语基础,因此由于不会日语,各科都跟不上,刚开始在日本上学压力肯定也是很大的,但与在中国压力大要持续三年相比,在日本压力很大的时间也许只要一年,等日语学好了,可能就会好一些。

逃避考试压力最好的方法就是到日本读高中,而尹蔓做出这个选择的过程中还经过了与家人反对意见的说服和磨合,以及复杂的内心挣扎和反复的利益权衡。因此,笔者把尹蔓的事例也划入半主动、半被动型来日的类型之中。

由于如果不从9月开始接上日本初二的进度,尹蔓就不可能有充分的时间准备日本高中的入学考试,因此本该在国内进入初三年级的尹蔓,9月在日本就将迎来初二的第二学期。

不管母亲以外的家人如何劝她回国,她还是想留在日本读高中,并下决心说:“我以后后悔是我自己的事情,现在不让我过来,我以后不好的话会怪你们。在日本就算不好,我也不会后悔。”

文章来自微信公众号行业研习(ID:hangyeyanxi),作者:冯川(东京大学综合文化研究科博士,武汉大学政治与公共管理学院特聘副研究员)

宿华的平衡术

这是宿华心中特别恐慌的事情。不过在电商领域,宿华似乎并不想给快手贴上“腾讯系”的标签。到目前为止,宿华的平衡术看来行之有效,快手是为数不多的和BAT都保持着某种亲密关系的互联网公司之一。宿华必须像个技巧娴熟的外交官那样长袖善舞,才能既和巨头保持合作互利共赢,又巧妙地保持距离,避免被其捕获,沦为棋子。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0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