严肃点,券商开“算命大会”呢

20多位院士一致支持:中国必须建设“行星科学”一级学科

我来自中国科学院大学地球与行星科学学院,所以今天由我跟大家来分享行星科学,是很自然的事。这是太阳系的八大行星图。截止到目前,人类已经进行了200多次太空探测,主要由美国和前苏联完成。在这200多次探测中,我们探测最多的是月球,有80多次,其次是金星和火星。2020年,中国将会进行首次火星探测,连同火星卫星一起发射的,还包括一个轨道器和一个着陆器。所以,探索行星的过去、现在和未来,这样的太空探索就是行星科学。

文章来自微信公众号:财经有新说(ID:funny-fin),题图来自:电影《华尔街之狼》

1

每年到了十一二月份,上海滩上蛰伏了许久的二级狗们就会变得狂躁起来。因为各大券商一年一度的“算命大会”,哦不,官方的说法应该年度策略会,就要纷至沓来了。

二级狗们热衷于策略会,不是因为可以来吃海鲜自助,更不是为了一睹美女机构销售们的大长腿,而是进入了更高精神层面追求——聆听各路神仙们对明年股市的指点江山。

而新哥我,作为一名深藏功名多年的二级狗,早已脱离了这些俗不可耐的食色性,看穿了各路跳大神的大师们的套路(预测就从来没准过),以俯视众生的淡然,跳出这熙熙攘攘的名利场。

直到有一天,一个券商的哥们见我格调高雅,悄悄跟我说:“我们这次来了个美女销售,原来是二线演员,叫邹什么来着……”

我立马从座位上跳起来指着他鼻子破口大骂:“别跟我扯这些乱七八糟,我是那种人么!你要是不告诉我她几点在哪个会场我跟你绝交!”

2

二级狗与农民的相似之处在于,都是看天吃饭。于是,每年的“算命大会”,与古时候开春时皇帝南郊祭天差不多,都是祈祷明年有一个好年成。用脚趾头想,都能知道全是看多的。这代表了券商们的美好心愿,也是以后混迹江湖的法宝——看跌会被人打残的!

严肃点,券商开“算命大会”呢

券商的“算命大会”,跟古人祭祀还有个相同点,就是仪式感十足。下面我们就来领略一下“算命大会”的流程。

开场,一般都会请一个大法师来镇镇场子。这个法师抬头一定要响、格局要高,最好来自北京的官方机构,比如XX院什么研究中心、社科院之类的。他的预测可以不必当真,核心观点可以忽略,但他能不能时不时透露一下海里的八卦,这点很重要!这是他的核心竞争力。

聪明的大法师心知肚明,言语中不经意地提起某某大佬,底下昏昏欲睡的二级狗们立马触电般痉挛一下,精神抖擞,生怕漏了重要信息。其实也不是大家喜欢打听八卦,而是这大A股打娘胎出来就是个政策市。猜测上方的意图,比分析什么宏观模型管用多了。

大法师把现场气氛烘托好,券商的先知们就要轮番出场了。

先登台的是宏观首席,他一定要有傲视天下、普渡苍生的大局观。内要把脉国民经济,外要分析美日欧及中东局势,还要股市、债市、美元、黄金、石油全部尽在掌握,否则镇不住底下这帮自视甚高的二级狗。

然而结局往往是:一顿分析猛如虎,涨跌全靠特朗普。

而后首席策略隆重登场了。他行走江湖靠的不是策略,而是勇气。因为他将担负起最艰难的工作——预测大盘点位。理论上讲,预测点位的难度比预测自己的寿命还难一些。这么多年来,首席策略们基本靠蒙,难就难在还得找一些似是而非的数据糊弄一下,让别人看到你是在认真地蒙,不是瞎蒙。

严肃点,券商开“算命大会”呢

接着就是今年最热的题材来压场了。今年若不请个5G、区块链、养猪的专家来讲讲,显不出主办方紧贴市场热点。然而尴尬的是,大部分热点,都是在券商的策略会隆重推荐以后,走向高潮和出货。

时间过得很快,眼瞅着到11点半了,收盘了,底下的二级狗们终于不用再心神不宁地掏手机看股票,台上的大师此时也来了兴致,越讲越嗨。经验丰富的二级狗知道铁定要拖堂,便悄悄起身离场,奔向供应量有限的海鲜自助餐……

吃饱了午饭,养足了精神,下午才是策略会的重点——听上市公司董秘吹牛!

因乘客私人原因导致的航班延误,该接受吗?

原因是机上的一对老夫妻乘客突然得知亲人去世的消息,想改签到天津的航班,才焦急地请求“刹一脚”。女子违规下车,被老虎拖走,最终自己受伤,母亲因为救援自己而被老虎咬死。这种对规则近乎偏执的捍卫,根源于对现实中破坏规则者的痛恨。

3

内地某上市公司的董秘陈总,前两天有点发愁,他同时接到了北上深三家券商策略会的邀请,一个个都诚意十足。

前两年他都是门前冷落鞍马稀,而今年他们的业绩猛增,股价暴涨,便一下子成为明星股、香饽饽。

北京的这家是个大券商,应该去;上海的这个是业内的金牌分析师,更要去;陈总思前想后左右为难,最后他决定去深圳这家券商,因为他们请了美少女天团SHN48。

陈总当然是抱着更崇高的使命而来:他要让机构们充分挖掘公司的价值——后面公司马上就要增发了!

深圳这家券商安排董秘们与机构沟通的地点,就是董秘们的房间。中午服务员把床一收,门口再贴个上市公司的名字,房间秒变成了会议室。

下午一点,各房间的交流都开始了。各大机构的二级狗们,背着电脑包、手上拎着瓶喝了几口矿泉水,在房间过道里乱窜,寻找自己心仪的牌子翻。

陈总的公司吸引了众多二级狗,房间里坐满了人,还有几个在房门过道上伸长了脖子垫着脚尖做认真倾听状。

陈总瞟了一眼,发现好多生面孔,还有几个老面孔的发际线又高了,不由得暗自感慨岁月催人老:股市一日,人间一年。

应对二级狗,陈总经验丰富,深知与二级狗们沟通的奥妙在于:往乐观方向引导、又点到为止,让他们自己去想象、脑补!于是一个多小时下来,陈总好像说了很多,又好像什么都没说,而二级狗们却被忽悠得热血沸腾、如获至宝。

陈总得意地呡了一口茶,忽然听得从遥远的房门外飘进来一个问题:“实控人最近有减持的计划吗?”

这一听就是个新手,怎么能问得这么直白呢,不会委婉一点么?旁边二级狗幸灾乐祸,在旁边看着大型翻车现场。此情此景,难不住陈总,他使出了行走江湖的杀手锏:“不知道!”不管他是真不知道还是假不知道。

后面又出现了几个莫名其妙的问题,比如老板的接班人计划、同行公司的八卦等等,陈总都是左接右挡给圆过去了。好在今天没有出现祥林嫂式问题,就是后面进来的人又重复问过的问题,然后陈总像祥林嫂一样,一遍一遍地解释。

一转眼,两个小时就过去了。陈总终于听到房间里负责主持的券商分析师说:“今天要不就到这吧”!而后二级狗们纷纷涌上前来和陈总交换名片,还有要加微信的,对着陈总的手机一顿乱扫。

有几个脸熟的分析师意犹未尽,围着陈总寒暄客套。其中一个压低了声音问:“你们老板持有股份比例都超过三成半了,有点浪费啊?”

陈总眼看四下无人,小声地说:“他有改善生活的计划,也很正常啊!”

几个熟面孔犹如小鸡吃米般点头:“懂了,懂了……”

然后他们起身告辞,说要看美女天团SHN48去。券商分析师不无遗憾地说:“美女天团们已经走了!”

众人一片叹息中离开了。

陈总有点小惆怅,心想早知道去上海那家券商的策略会了,听说有个二线女明星在那做机构销售……

作者简介:新哥,私募基金基金经理、股指期权专家,西安交大金融学士、华东师范大学工商管理硕士。拥有15年二级市场投资经验,曾任职于中信证券、东方证券等金融机构。擅长把握市场情绪波动并独创情绪套利法。


文章来自微信公众号:财经有新说(ID:funny-fin),题图来自:电影《华尔街之狼》

人工情绪研究:人工智能面临的挑战

考虑到理想的人工智能产品也将与人类用户所处的文化、历史背景进行深度关联,现象学在这方面的思考成果当然是值得人工情绪研究参考的。徐英瑾教授为何人工智能的研究需要人工情绪从认知心理学的角度来看,有三个理由可用来证明一个具有多重任务管理能力的社会性人工智能系统的运作,是必须预设人工情绪系统的在场的。当然,上面的分析在理论层面上还太抽象,还不足以为人工情绪的研究提供更切实的指导。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0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