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入选米其林指南,他把米其林告了

下个十年, 来自软件定义世界的挑战

Netflix 公司三季度的营收突破五十亿美元,年化两百亿美元,这个数字已经达到全球电影院收入四百亿美元的一半。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不相及研究所(ID: buuuxiangji),作者:发财金刚,封面来自:视觉中国

几天前,韩国一名厨师把米其林公司告上法庭,原因是他的餐厅被米其林推荐了。

在他看来,自己的餐厅入选《米其林指南》更像是一种侮辱。

因为入选米其林指南,他把米其林告了

因为入选米其林指南,他把米其林告了

因为入选米其林指南,他把米其林告了

他在自己的Facebook上公布了首尔中央地区检察厅的收据

即便你从没在米其林星级餐厅吃过饭,也知道这个头衔在当今餐饮界意味着什么。

《米其林指南》就像一部餐厅圣经,世界上无数厨师不管怎么努力,终其一生都拿不到那颗星星。

不同于其他厨师对米其林头衔的追逐,在得到推荐之后还把米其林告了,这位厨师明显更像个朋克乐手。

因为入选米其林指南,他把米其林告了

韩国厨师Eo Yun-gwon在首尔住满富人的江南区开了一家名叫Ristorante Eo的意大利餐厅,店内规定所有客人必须预约,食物都以套餐形式提供。

这家餐厅在2017年和2018年连续两年被米其林评为一星餐厅,2019年被摘了星,也还是在推荐名单里。

但早在2017年第一次被米其林评为一星餐厅的时候,他就每年都给米其林发邮件要求删除关于自己的推荐,但从来没有成功过。

因为入选米其林指南,他把米其林告了

因为入选米其林指南,他把米其林告了

“米其林像个鬼一样,连个具体的联系电话都没有,我只能通过电子邮件联系他们。”

这位留洋意大利7年学习烹饪的大厨应该还是不能理解,为什么一家销售轮胎的公司可以化身为世界餐饮领域的管理者。

人们对这个体系充满迷信,仿佛登上它就登上了美食界的珠峰,有的人看到米其林的卡通造型就对他的指南深信不疑,从它腰间的褶皱数量就知道他有多会吃。

因为入选米其林指南,他把米其林告了

早期的米其林卡通形象比现在更胖

他从一开始就认为米其林的评级是一种侵犯自己作为厨师尊严的迷惑行为。

“首尔有很多餐厅和他们评出的餐厅水平一样甚至更高也更加诚实,可笑的是他们认为只有170家代表首尔。”

“你必须一刻也不能放松,等待一个不知道什么时候会来的测试,厨师们浪费时间和金钱去追寻米其林的评星,却不知道他们依据什么来评。”

“从没人告诉我《米其林指南》评星的明确标准到底是什么,当我去询问米其林官方的时候也得不到任何答案。”

因为入选米其林指南,他把米其林告了

Eo Yun-gwon根本就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评上星的,在他看来这才是对一个厨师最大的冒犯。

“我知道被列入《米其林指南》会让生意更好,但选入我的时候没征求过我的同意,也并不尊重我要删除自己的意见,我不需要这种不透明又主观的机构来评级。”

因为入选米其林指南,他把米其林告了

当他的餐厅再次出现在今年公布的2020年首尔《米其林指南》中时,这本指南基本被他定义成了阶级敌人。

他指控米其林违反了韩国一项关于“公众侮辱”的法律,罪名一旦成立,米其林需要支付50万至300万韩元(420至2500美元)的赔偿。

但根据法律条文,他必须向法庭提供米其林侮辱他的证据,恰恰相反的是,米其林说他餐厅的食物非常好吃。

因为入选米其林指南,他把米其林告了

法律专家表示他大概率会败诉

在他看来这个被自己认定为糟粕的指南像一场来自食客的虚伪的恭维,没什么比这更能加剧一位厨师的愤怒。

他在自己的Facebook上写道:“为了保护我们行业的完整性,免受各种垃圾评论家的攻击,我将把反对米其林的运动坚持下去。”

学界厕所研究:谁来保证我在公厕排泄的尊严感?

日本爱知大学国际交流学部教授周星在他的新书《道在屎溺》中就提到,刺激他开始做厕所研究的诱因,正是在他博士后期间的一次经历。在厕所问题上,中国人是别人笔下的“他者”界面文化:在这本书里,你提到厕所文化是你“宿命般的课题”,你为什么对厕所的研究那么感兴趣?

因为入选米其林指南,他把米其林告了

Eo Yun-gwon的行为像在餐饮界投入了一记重磅炸弹,很多人开始觉得米其林在走出欧洲之后遭遇了水土不服。

但法国著名厨师Marc veyrat也在上个月认为由于米其林的失误,错把自己放在菜品里的藏红花当成巨无霸汉堡里的切达干酪,导致自己从三星被降到两星,同样起诉了米其林。

因为入选米其林指南,他把米其林告了

“我已经抑郁了,你们怎么连藏红花也不认识?”

事实上米其林的评星模式一直都受到质疑,法国出身的《米其林指南》从来都是自信地用一条法餐舌头指点四方,也从不公开说明餐厅能够得奖的原因,只以至于意大利、西班牙、北欧的厨师同样对它抱有怨言。

有知乎网友秉持着一定程度上的严谨,通过对比发现:2018年罗马的三星意大利餐厅和香港的一样多,巴黎的三星中餐馆比上海的还多,米其林觉得香港的意大利菜比罗马的好吃,巴黎的中餐比上海的好吃。

因为入选米其林指南,他把米其林告了

美食家蔡澜曾在微博对米其林有过明确表态

当看了指南前往餐厅的食客们带着虔诚的心态来到某家餐厅,整个后厨都将面对的是朝圣般的礼遇。

这对于新晋厨师来说是最快速的阶级跃升方法,其中很多不再为了客人的反馈和对美食的热爱做菜,只为了摘那颗星星。

因为入选米其林指南,他把米其林告了

米其林这种让很多本地人摸不到头脑的评级方式充满神秘主义色彩,对于很多厨师来说反而成了餐饮界的一种禁锢。

香港的餐厅只要上了《米其林指南》,房东就会至少加三成加租金。

2012年6月,位于西洋菜街南之“好旺角面家”总店,被业主加租五成结业,只余下同区两家分店。

2012年12月,“添好运点心专门店”因加租,被迫由街铺迁入商场。

2014年8月,“阿鸿小吃”,原本评级一星,获评级后遭业主加租六成结业。

2015年12月,于早一个月前获米其林推介的23间香港街头小吃,榜上有名的荃湾川龙街祥兴记上海生煎包,贴出“再见”告示,指因业主加租,被逼搬迁。

                                                                                                           ——数据来自维基百科

西班牙大厨Julio Biosca曾因为觉得保持稳定性和一致性太难了,经历了2年才成功归还了来自米其林的星星,还有一些退不回去星星的大厨选择直接关掉了自己的餐厅。

甚至法国传奇厨师Loiseau在向银行借了数十亿美元来扩大餐厅后,只因坊间传言他将可能会失去三星的评级就自杀了,而自杀四天后的米其林指南中,他的餐厅仍保持着三星级。

因为入选米其林指南,他把米其林告了

“米其林臃肿的卡通形象,总让人联想起七宗罪里那个因为贪食而被杀死的胖子。”

米其林在涉足美食领域到现在将近一百年的时间里,一直试图建立某种标准和话语权,不一样的标准,注定是不一样的评判。

随着互联网时代的来临,继诺贝尔和奥斯卡之后,成功让大家又开始纠结于第三个外国头衔了。

但对于“好吃”这种充满个人偏好的事情,不论多成熟的评价体系都没有用,毕竟这个体系只能建立在一部分人偏好的基础上。

就像福建人掌握岩茶的标准,云南人掌握普洱茶的标准,河北人掌握驴肉火烧的标准,但海南是个例外,铁锅炖大鹅真的正宗。

因为入选米其林指南,他把米其林告了

有厨师朋友说:“食无定味,适口者珍”,食物吃的总归不是一个星级,好不好吃也并不是物理定律。

对于很多人来说最喜欢吃的是小时候爷爷烙的大饼,外婆炒的鸡蛋。

袁隆平没得过诺贝尔奖并不影响他是一位伟大的科学家,顺德双皮奶也不会因为没拿到米其林星级而不好吃。

真正的好味道是不需要认证的。

资料参考:

Seoul chef Eo Yun-gwon sues Michelin Guide for including his restaurant——CNN

South Korean chef sues Michelin Guide for including restaurant in 2020 edition, calls it an ‘insult’——fox news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不相及研究所(ID: buuuxiangji),作者:发财金刚

小红书,不红了?

11月28日,小红书举办创作者开放日活动,这是小红书恢复上架后的首个大动作,也是其自创立以来首次较为高调地对外公布未来战略计划,根据介绍,小红书将推出互动直播平台,跟进了时下最热的电商直播赛道。今年的下架事件是小红书发展模式困境的激烈外显,如要可持续,小红书必须快速补课。内容是小红书业务的最大特色和最核心竞争壁垒,这与小红书的战略选择密切相关。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0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