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在“飞地”大悦城:这里收留了年轻人最孤独的燃

站长

发表文章数:4245

一文聊透供应链金融到底什么来头?

而万亿级的供应链金融,被不少金融人士认为是区块链的“杀手级应用”。那么,供应链金融到底有什么来头?然而,在供应链金融诞生前,这些企业因质押物有限、资信程度欠缺,往往难以获得融资。通常,核心企业处于供应链的物流中心、信息中心和资金周转中心。2019年,该公司与浦发银行、东风汽车在应收账款融资方面展开合作。该业务中,金融机构与下游经销商、上游核心企业签订三方合作协议,并为经销商提供用于预付应收账款的贷款。

文章来自微信公众号:谷雨实验室-腾讯新闻(ID:guyulab),摄影并文:张小菠,编辑:汪若菡,出品:腾讯新闻谷雨 x OFPiX,题图来自:原文摄影


北京客流量排名前十的购物中心,据统计有6家在五环外。大型购物中心兴盛于北美,使命就是把人与现实隔开,为都市人营造一种无需劳神的闲逛体验。这一点,对于五环地带的年轻人尤其重要。从青年路地铁站出来,不用出地面,你会直达另一个世界——这里才更像是一座青年城,年轻人倾向于将这里熙攘的人流理解为自己的邻居。

谷雨年终策划《2019人生大转场》之《五环青年》,以下是商场的故事。

位于四环与五环之间的这座商场门前停着一艘“飞艇”,它身上的故事是:原本应穿梭世界各地收集心愿、派送礼物,却一不小心,意外坠落于此。BOOM!

商场本身似乎也在着力塑造自己天外来客的形象,中庭总是在搞活动,现在展出的是飞艇、蒸汽朋克,前一个则是太空航行。

潮在“飞地”大悦城:这里收留了年轻人最孤独的燃

大型购物中心最初兴盛于北美,使命就是把人与现实隔开,它为都市人营造了一种无需劳神的闲逛体验。这一点,对于五环地带的年轻人尤其重要。住在地铁最后一站的他们,需要有个梦境空间。商场好似一个定时开关的微型城市,每个人都在这里放入了自己的生活片段。

潮在“飞地”大悦城:这里收留了年轻人最孤独的燃

无论外面是怎样糟糕的天气,商场的景观一年四季都宜人且悦目。

工作日的一大早,大悦城外就有人等着开门了。不必过于惊奇,因为管理人员手中的数据表明,这里工作日的流量仅比周末低一点。

在附近工作的张晨,尽管办公室里也有会客空间,还是喜欢把人约在商场里谈事儿,她内心渴望能在大一点的空间里走动散心,不过,也只限于工作日的10点或者下午2点,这时商场里的人流还算少一点。

一些平价超市开门前的景观是老人们在排队,但这里会略有不同。王强一大早就带着一岁多的小孩在门口等着了。他在互联网公司工作,每逢他带娃,就来商场,固定流程是:十点开门就进来,先把一楼和超市逛一遍,再带孩子去五楼游乐区玩耍一个多小时,中午吃个饭,然后回家。这里温度适宜,和儿童有关的设施齐全,在这儿带着孩子逛,比在家待着要方便多了。

潮在“飞地”大悦城:这里收留了年轻人最孤独的燃

詹姆斯·哈金在《小众行为学》中探讨互联网世代的行为偏好时说,大家都在做两件事:把自己定义为独一无二的个体,但也在寻找归属感。

王强对商场空间的使用,更像是一种游击策略,是对消费空间的一种反转式的使用。

网红奶茶、刚上新的服装、限量的鞋子、明星同款口红,火锅和烧烤的气味交替充斥着你的鼻子,每个导购都笑脸盈盈地招呼你进去。这种诱惑仍然是难以拒绝的,即便在这里工作的人也不例外。

在商场推广部工作的心仪一大早就开始例行巡店。工作一年,她闭着眼都能说出每个商铺的位置,但每每巡店,她还是忍不住要买买买,哪怕是一个最新口味的面包或一支口红。

潮在“飞地”大悦城:这里收留了年轻人最孤独的燃

很多网红把这里当成取景地。“尤其有展览的时候,总能碰到几个。”心仪说。那些布置得特别有风格的商家早都习惯了这种模式。有的模特来得太早了,店员还会主动跑去帮模特协调使用时间。“他们也喜欢和潮人、网红合作,这样更吸引眼球。”

潮在“飞地”大悦城:这里收留了年轻人最孤独的燃

这里东边有几个影视和传媒创业园区,咖啡店和茶饮区里人们谈论的东西迥异于其他咖啡馆。“如果你仔细听,会发现很多人聊的都是与传媒相关的内容,从电影到网大,再到短视频和自媒体。”

心仪巡店视角里的这座“城”

工作日的下午,商场无所事事闲逛的人里有李茵。她在公交公司上班,每天3点下班,商场离她家走路五分钟,下班后来逛街就成了她的必修课。“不像别人有业余爱好,我下班回家也没事做,所以就在这儿随便逛逛消磨时间。”在这里喝东西,逛超市、店铺,发发呆,晃荡到5、6点才回家。如果周末没什么事儿,她就选择到远一点的商场,继续逛上整整一天。

潮在“飞地”大悦城:这里收留了年轻人最孤独的燃

去书店、看电影、滑冰、买衣服……就是逛逛,是这些年轻人来这里的理由。

和李茵一样,腻在“城”里的年轻人

有统计数字显示,朝阳大悦城周边5公里内住着将近150万人,它虽然位于城市边缘,但正是从这里,大批年轻人拥挤着进入三环四环的工作区,拥挤着进入泛CBD区域,并同时把最时尚的潮流先锋带回到这里。

游走的年轻人以时尚和二次元为旗帜聚合,以自己独有的方式使用商场这个空间,兴趣、社交、生活需求混杂其中,他们相互塑造,构建着这个新式社区。

地点定位:商场8层饮品店

人物:单立,22岁,大学学食品专业,打算攻读创意写作研究生。在商场观察人生。

潮在“飞地”大悦城:这里收留了年轻人最孤独的燃

2019最后一天,同样是VC,有人放假,有人还要加班看项目

2019年的最后一天,投资界联系了多家VC/PE机构的投资人。5月10日,在京东2019年第一季度财报中,京东集团宣布正式成立京东健康子集团。数据显示,2019年前五个月VC/PE投资2000亿人民币,比去年同期下降54%;投资案例个数为2418,与去年同期相比下降50%,确确实实腰斩。其中,缩水最严重的金融行业,2019年投资金额相比2018年减少85.5%。

单立从高中开始就喜欢写作,一开始写网文,后来转入科幻,但他的终极理想是严肃文学,写像鲁迅写的那样对社会现象鞭策入里的小说。商场8楼的一家饮品店现在是他观察人性的窗口。

这位未来小说家的一个主要消遣是猜测在这里停留的人们彼此之间是什么关系,观察青年情侣们如何产生误会、生气又冰释前嫌。单立还听到一段有趣的谈话——一个上级和他桀骜不羁的下属在这里唇枪舌剑,他们的对话成了他下一篇小说的写作素材。


地点定位:商场负一层

人物:明明,24岁,盲盒玩家。他通过“摇”的方式来猜测盲盒里装的是否是隐藏版:“我从早上10点一直摇到晚上8点,只在中午出去吃了个饭”。

潮在“飞地”大悦城:这里收留了年轻人最孤独的燃

明明是能把整个周末都花在商场里的人。他是互联网公司动漫频道的设计师,曾经为了买到限量款徽章从大早上就来排队等发售,店员都认识他。双十一的时候,他光在这个盲盒的网店里就花了2万多元。

明明俨然成了盲盒专家。“你要自己观察娃娃们的设计,样子复杂的就会重一点,两边有饰物的摇起来声音会不一样”。他专业的样子会吸引到旁边的顾客,之前就有顾客请他帮忙挑,还真地挑中自己想要的了。

但明明认为自己只能是半职业玩家,“那些职业的就像炒鞋一样炒盲盒,隐藏版的盲盒能翻几十倍价格。”而且他也不能确定自己对盲盒的热情能延续多久,“也许哪天就不喜欢了呢。” 

地点定位:商场5-6层景观空间

人物:亚美,30岁,Blythe娃娃玩家。

潮在“飞地”大悦城:这里收留了年轻人最孤独的燃

亚美原来也是盲盒爱好者,但她已经转向玩Blythe娃娃了——一种在美国诞生,后来风靡日本的玩偶。

许多玩家除了给Blythe娃娃购置各种品牌的衣服、帽子、首饰、家具等等,还会定期带着自己的Blythe娃娃聚会。亚美和她的朋友们周末会聚到一起,给自己的玩偶找地方变换场景和服装拍照。她们选中了商场,因为这里种植了大量真的绿植,还有各种模拟的街景。

在亚美眼里,Blythe娃娃像真人一样,有自己的血统和性格。她入门半年,已经拥有了8个Blythe娃娃,在这个小小的世界里,有着严格的禁忌和仪式感,这也正是让她入迷的地方。

地点定位:电玩城跳舞机旁

人物:小沈,自由职业者,做翻译工作。刻苦练习跳舞机舞蹈有一年多,特地在家里装了一块大镜子,每天对着镜子练很多遍,跳熟后再选周末到跳舞机上尽情发挥。

潮在“飞地”大悦城:这里收留了年轻人最孤独的燃

下午两三点,电玩城的跳舞机前就有人排队了。一个男生跟着节奏尽情Freestyle,据说他曾经做过练习生;也有人一板一眼,非要严格地练习跳舞机出的每款舞蹈——比如小沈。因为男团舞蹈太难,小沈选择跳女团舞,他的眼神和身段很快吸引了周围人的目光。

小沈沉迷跳舞机是有原因的。他之前是个非常害羞放不开的人,开始专心练习后,因为跳得好,经常有围观的人对他表示赞赏,他的信心越来越足。“现在我去爬长城,都能就地跳起舞来,我妈也挺支持。”

潮在“飞地”大悦城:这里收留了年轻人最孤独的燃

跳舞机这儿有两个“舞台”,在它四周已经形成了一种默契的陌生人社交。来玩的人可以选择自己一个人跳,享受着周围人的瞩目,也可以随时上去跟着陌生人一起舞动,点歌的人一般都很照顾冲上来的陌生“队友”,会关切地问一句“这首歌你可以吗?”

从下午4点开始,一直到夜里,都是商场的高峰期。在商场里的写字楼上班的姑娘讲:“老实说,这个时段人太多了,我只想赶紧离开这里。”

心仪下班常乘坐12号电梯,她能一眼辨别出那些和自己一起乘坐电梯的人。“电梯里,一般一脸兴奋的一定是顾客,像我一样累的肯定是在共享办公空间里熬了一天的白领,穿着时尚光鲜又满脸疲惫的一般是导购。”

潮在“飞地”大悦城:这里收留了年轻人最孤独的燃

临近夜里10点,人流慢慢向外涌出,随后,一楼的保安开始把商场所有可通行的门一道一道锁上,他们总会留下几处门不锁,其中一道直通楼上的KTV,深夜了还有人进进出出。

潮在“飞地”大悦城:这里收留了年轻人最孤独的燃

商场外的广场也是一个生机勃勃的空间。晚上7点到10点,这里总是会被玩滑板的年轻人和跳广场舞的大妈们共享。代驾们和附近散步路过的人们来来去去,成了这群年轻人最忠实的观众。

此刻,在商场的另一侧,还存留着这一天的余韵。一个姑娘弹着吉他唱起了歌。在她的歌声中,商场的灯光一盏盏熄灭。刚刚逛完商场的年轻人们围着她,人群中有两个初中生模样的小女生,也许是被音乐感染到了,两个人小声唱起了《说爱你》。

潮在“飞地”大悦城:这里收留了年轻人最孤独的燃

*文中所有人物均为化名。

文章来自微信公众号:谷雨实验室-腾讯新闻(ID:guyulab),摄影并文:张小菠,编辑:汪若菡,出品:腾讯新闻谷雨 x OFPiX

谁在需求匿名社交?

为什么押注“匿名”:后来者的弯道超车 在回答问题之前,我们先来简单聊聊社交产品的基本逻辑。而从“匿名社交产品”上市以后的数据来看,以上这些理论上的答案似乎也确实可以在现实中兑现。匿名社交难破冰:被误用的产品和被误读的用户一切都向好的方向发展吗?甚至当我们回看所有“匿名社交产品”的成长路径时,很容易发现“大胜之后的滑铁卢”几乎已经成为了这一品类的标配。或许我们还是要回到匿名社交的产品逻辑来看。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www.xssyun.com作者:站长, 转载或复制请以 超链接形式 并注明出处 xss云之家-资源网,新人技术交流平台,一个湖北娃的个人博客
原文地址:《潮在“飞地”大悦城:这里收留了年轻人最孤独的燃》 发布于2020-01-01

分享到:
赞(0) 生成海报

长按图片转发给朋友

投稿赚钱
2020年在家赚取零花钱
切换注册

登录

忘记密码 ?

您也可以使用第三方帐号快捷登录

Q Q 登 录
微 博 登 录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