围观一场深度学习界的“神仙打架”

站长

发表文章数:4245

遭万达抛售后一年,AMC迎来转机

随着万达管理层对AMC的放权,AMC的经营很快迎来了好转。目前,AMC在美国会员数已经超过了1300万。在总票房增长瓶颈和大量流媒体竞争威胁下,AMC主要做了三件事来扭转股市下跌。北美电影院业务一直是寡头垄断,三个主要参与者为AMC,Cineworld和Cinemark,共占全球市场份额的64%。明年AMC还将增加在沙特阿拉伯许可的电影院。结果,截至2018年12月,有52%的美国人口居住在AMC电影院之一的10英里范围内。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量子位(ID:QbitAI),作者:鱼羊、十三,原标题:《神仙打架激辩深度学习:LeCun出大招,马库斯放狠话,机器学习先驱隔空“互怼”》,题图来自:《复仇者联盟》

AI学术圈,又吵了起来,图灵奖得主、年近古稀的机器学习奠基者、唱衰AI的代表人物等等,纷纷下场“开怼”。

相关话题在Twitter上转发过千,点赞数万,场面极其激烈。

究其源头,起于一个直击灵魂的问题:什么是深度学习?

什么是深度学习?

你可能会很自然地想起那段再熟悉不过的定义:

深度学习(DL)是一类机器学习算法,使用多个层逐步从原始数据中提取更高层的特征。

——维基百科

有点懵逼?

现在,有人给出了更明确的说法,出手者不是旁人,正是深度学习三巨头之一,图灵奖得主Yann LeCun。他说:

有些人似乎仍然对什么是深度学习感到困惑。以下是深度学习的定义:深度学习就是构建由参数化功能模块构成的网络,并利用基于梯度的优化方法进行样本训练。

与此定义正交的是学习范式:强化学习、监督学习或自监督学习。不要说“深度学习没法做X” ,如果你真正想的是“监督学习需要太多数据所以没法做X”。

对于其扩展形态(动态网络、可微编程、图神经网络等),网络结构可以依数据动态变化。

围观一场深度学习界的“神仙打架”

这话之后还没完,他又一口气放出了5个排比句,对当前深度学习领域出现的“术语”进行了解读:

别说“DL对对抗样本很敏感”,你真正的意思是“受监督的卷积神经网络对对抗样本很敏感”。

别说“DL存在偏见”,你真正的意思是“纯监督学习再现了训练数据中的偏见”。

别说“DL无法处理组合性”,你真正的意思是“此特定体系结构不能推广到许多以前不可见的部件组合”。

别说“DL不做逻辑推理”,你真正的意思是“一个简单的前馈神经网络不能做长链的推理”。

别说“DL不做因果推理”,你真正的意思是“一个普通的、有监督的神经网络不会自发地发现因果关系。”

围观一场深度学习界的“神仙打架”

本来是对自己去年初提出的观点——“深度学习不再是流行概念”进行了一次回应。

但谁能想到,推文一出,各路大神纷纷出面发表观点,展开了激烈的讨论。

一场大型“互怼现场”就此拉开序幕。

机器学习奠基人下场激辩

马库斯开杠LeCun

第一批下场的,有DeepMind的高级研究科学家Danilo Jimenez Rezende。

他点赞认同,对Yann LeCun的观点进行了简要总结:

深度学习是用于构建复杂模块化可微函数的工具的集合。讨论深度学习能做或不能做什么毫无意义。真正有意义的是如何训练它,以及如何把数据喂给它。

但知名AI“杠精”——马库斯看到这条推特,当场不干了:

如果不能讨论一种方法可以做什么不能做什么,那它还算是一种方法?

推崇深度学习的人现在为了不被批评,总是在尽量避免提出具体、可验证的主张。这是有一个很危险的信号。

围观一场深度学习界的“神仙打架”


机器学习先驱下场反击:深度学习是方法论

对此,机器学习领域奠基人之一、AAAI前主席Thomas G. Dietterich迅速下场回击:

深度学习本来就不是一种方法,而是方法论。是一种研究路径。

围观一场深度学习界的“神仙打架”

结果,这一辩论分会场又炸出了另一位大佬——机器人教父Rodney Brooks。

他说:啊,所以深度学习是AI还是AGI哇?还是说人能想到的未来科技都基于深度学习?

围观一场深度学习界的“神仙打架”

2019创业的投资人:再也不用站在岸边指手画脚

临近岁末,投中网推出系列策划——2019,他们的这一年,终极拷问投资人:为什么逃离,凭什么死守?再见余俊,是在2019年秋天的一个下午。2019岁末,我们与几位创业的投资人聊了聊。但“站在岸上指手画脚,总不如自己放手一搏”,在他看来,创业,是其职业生涯中顺其自然的事。虽然是位90后,但职业身份已经在创业者与投资人之间进行了三次转化。宋昭毅第一次创业的2014年,正是创投市场最蓬勃兴旺的几年。

这一发言似乎又点燃了马库斯新的战斗热情:

Rodney Brooks说得对啊!深度学习社区现在给自己的定位就是所有未来科技都将归功于DL,但他们并没有真正致力于任何事情。

等着吧,我马上就会火力全开。

围观一场深度学习界的“神仙打架”

面对这样的“挑衅”,Dietterich表示图样图森破:DL(以及AI社区)的目标是推动智能系统的科学和工程进步,而不是成为嘴炮王者。

围观一场深度学习界的“神仙打架”

深度学习没有定义“是什么”,而是“如何进行”

在各方互怼之外,Keras创造者François Chollet也另开新帖,对“什么是深度学习”发表了观点。

围观一场深度学习界的“神仙打架”

他认为,截至现在,深度学习的定义对他来说过于“严格”。并且和以下情况是相反的:

⑴ 非表征性学习(如SIFT、symbolic AI等人工特征工程)

⑵ “浅层学习(shadow learning)”,其中只有一个特征提取层。

此外,它没有规定一个特定的学习机制(如反向传播)或一个特定的用例(如监督学习或强化学习)也不需要端到端的联合学习。

现在的定义描述的是我们该如何进行深度学习,而不是它是什么。

而现在的深度学习的定义,只是给出了一个比较清晰边界:哪些是深度学习,哪些不是。例如:

DNN是深度学习,而遗传编程、快速排序和支持向量机就不属于深度学习。

单个的密集层(dense layer)不是深度学习,而密集堆栈(dense stack)是深度学习。

K-means不是深度学习,而堆叠K-means特征提取器是深度学习。

通常由人类工程师编写的程序不是DL,参数化这样的程序来自动学习一些常量仍然不是DL。

需要用一连串的特征提取器来进行表征学习。

François Chollet认为,深度学习模型只代表了很小很小的程序空间。

围观一场深度学习界的“神仙打架”

本来Chollet并未加入论战,谁知道还是被拉下了水。

有好事网友Ben Kamphaus在马库斯的推文下,当场@了他,还有另一位深度学习巨头、图灵奖得主Bengio,他说:

Bengio、Chollet以及其他人正在对需要解决的问题进行实质性的处理了。

不知道那些愤怒高呼让DL研究人员去做他们已经做了很多年工作的人,对解决这个问题有什么帮助。

围观一场深度学习界的“神仙打架”

马库斯则坦然解释说:

我很了解Bengio和Chollet,只是希望他们更坦率些。

你曲解我的意思了。

对于马库斯的这一说法,Bengio和Chollet都没有给出直接回应。

吃瓜群众一脸懵逼

场面上,感觉大半个AI学术圈都下场争鸣了。如此盛景,吃瓜群众不免有些懵逼。

有人问:这个问题这么棘手的吗?

围观一场深度学习界的“神仙打架”

当然,还有一脸懵逼的。

围观一场深度学习界的“神仙打架”

那么,你是怎么看的呢?

第一现场传送门:https://bit.ly/2ZqjKkA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量子位(ID:QbitAI),作者:鱼羊、十三

推广商业长期护理险,如何解决失能老人支付问题?

国外的长期护理险发展情况如何?截至目前,我国长期护理保险还处于试点状态,是否将其纳入为“第六险”各界人士还在争论中。其中,护理险进一步延伸出了长期护理保险。纵观近7年政策可知,我国推动长期护理保险从探索、倡导,逐渐至加快、加强。期间对商业长期护理保险的推动从未停止。这一年推动长期护理保险的国家级政策高达9项。且对商业长期护理保险从前期的推动,到2019年对其做了进一步的规范。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www.xssyun.com作者:站长, 转载或复制请以 超链接形式 并注明出处 xss云之家-资源网,新人技术交流平台,一个湖北娃的个人博客
原文地址:《围观一场深度学习界的“神仙打架”》 发布于2019-12-27

分享到:
赞(0) 生成海报

长按图片转发给朋友

投稿赚钱
2020年在家赚取零花钱
切换注册

登录

忘记密码 ?

您也可以使用第三方帐号快捷登录

Q Q 登 录
微 博 登 录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