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执教过中国男足的洋教头们……

职业农民的江湖

通过以家庭为单位的适度规模经营,内化劳动力成本,职业农民种地能够获得可观的收入,柯某承包200亩地,扣除土地承包费用以及农业生产中所有的生产成本,能够获得中稻200元/亩,双季稻300元/亩的收入,作为家庭收入的重要补充,由此其有动力成为粮食种植的主体。然而,职业农民作为外来者,进入村庄种田的过程中,容易遇到农地承包困境、农田管理困境、农业经营主体之间的利益冲突等问题。

本文来自公众号:馒头说(ID:mantoutalk),作者: 馒头大师,题图来自:视觉中国,原文发布于2018年9月7日

1944年9月7日,博拉·米卢蒂诺维奇出生

 1 

其实不少人可能不知道,中国男足可能是中国各支运动队中,最早聘请外籍主教练的运动队。

早在1954年,为了迅速提高足球水平,中国派遣了一支队伍整体赴匈牙利学习——60年前的魄力,一点都不比现在小。

为什么要去匈牙利学呢?因为当时用“世界足坛王者”来称呼匈牙利队,也不过分。1953年11月25日,匈牙利队远赴英国温布利大球场挑战当时的世界足坛霸主英格兰队(此前90年,英格兰队只输过一场球),结果6比3把对方打得满地找牙。

在那几年,匈牙利队的战绩是这样的:7比1胜英格兰,8比2胜波兰,5比0胜瑞典,3比0胜意大利,4比2胜巴西,4比2胜乌拉圭,8比3胜西德……

当时匈牙利国家队的战绩是42胜7平1负,唯一的遗憾就是1954年世界杯决赛的下半场被西德队上演“伯尔尼奇迹”翻盘,痛失世界杯冠军(那场比赛后来有证据显示,西德队队员中场在休息室内服用了禁药)

那些执教过中国男足的洋教头们……

当时的匈牙利队真的堪称横扫世界

要学肯定就向最强的学,恰逢匈牙利当时又属于社会主义阵营,所以中国不仅派出了一整支球队,还聘请了匈牙利人阿姆别尔·约瑟夫担任中国队的主教练。

由于当时的中国男足从来没有经过高水平且系统的训练,所以抵达匈牙利后,当时连匈牙利食堂和场地管理工人组成的球队都踢不过,勉强能和匈牙利田径队打个1比1平手。是约瑟夫手把手把当时世界最先进的足球理念和最基础的足球训练方法,传授给了中国男足。

这位约瑟夫同志带了中国男足整整三年,不过从第三年才开始打正式比赛。因为比赛的场次不多,所以从成绩来看,并没有什么可比性:2比4负于南斯拉夫队,和当时的印度尼西亚队打过三场世界杯预选赛赛,一胜一平一负(0比2,0比0,4比3)被淘汰。

那些执教过中国男足的洋教头们……

当时的国家队照片。右一为约瑟夫

由于当时国际奥委会接纳“中华民国”为会员国,在1956年墨尔本奥运会上率先升起了“中华民国”的旗帜,所以当时中华人民共和国代表团宣布退出该届奥运会。也正是因此,中国足球队没有了国际比赛任务,所以约瑟夫也结束了在国家队的执教生涯。

虽然约瑟夫带队打的比赛不多,但他麾下的那届国家队有很多球员中国球迷至今耳熟能详:张宏根、年维泗、曾雪麟、陈成达……(这四个人后来都先后成了中国国家队的主教练)

约瑟夫在当时的训练中加入了很多中国球员从来没见过的方法,包括竖一张网,让队员在两边用脚来踢“网球”。

球迷读者一看肯定很眼熟吧?40多年后,另一个外籍教练也给国足采用了同样的训练方法,我们后面会说到。

 2 

约瑟夫之后,中国男足聘请洋帅的时间轴,就一下子要拉到1992年了。

这一年,喊出“横下一条心,一定要出线”的国家二队(即后来的国奥队)和国家队主帅徐根宝,带队在吉隆坡上演了“黑色9分钟”——在奥运会预选赛最后一轮打平韩国队就能出线的情况下,开场9分钟被对方连灌三球,最终以1比3被淘汰。

那些执教过中国男足的洋教头们……

1992年徐根宝带的那届国奥队,被很多球迷称为史上最强的一届国奥,江津、黎兵、范志毅、徐弘、彭伟国、胡志军、郝海东这批后来在甲A叱咤风云的大腕全部在列,在之前的预选赛对阵马尔代夫队时曾打出17比0的惊人比分。

说来其实也怪,虽然是国奥队失利,但国家队也不让徐根宝干了,这种“捆绑式聘用/解雇”的方式后来困扰了中国足球很多年。可能吉隆坡的这场败局大大刺激了中国球迷的心,也刺激了足协领导,所以他们终于决定摒弃“土帅”,要请“洋教练”。

德国人克劳斯·施拉普纳,就是在这样的背景下来到了中国。

那年正好50岁的施拉普纳很难说是“著名教练”,他来中国之前最拿得出手的是获得过“德国年度十佳教练”的称号,因为他曾率领德乙弱旅瓦尔德霍夫队冲上甲级联赛。

不过,中国足协领导也正是因此认为他有带弱队的经验,且当时中国足球希望能走“德式路线”。恰好,当时的上海大众汽车有限公司总裁方宏也是球迷,在他的牵线搭桥下,施拉普纳同意来中国执教中国队。

尽管中国男足之前有过请洋帅的经历,但时隔近40年,施拉普纳还是被很多人认为是“中国男足首次聘用的洋帅”,或者至少是“改革开放后首次聘用的洋帅”。再加上施拉普纳确实也有鼓动情绪和演说的天赋,他说自己来中国的最重要原因,是从小就很崇拜周恩来总理,也很欣赏邓小平。他还表示,自己在德国拿的薪水要比来中国高很多,所以来中国并不是为了钱。

那些执教过中国男足的洋教头们……

施拉普纳。当时上海大众负责施拉普纳的一切在华费用开支,曾有说法说施拉普纳年薪为18万美元。

不过,施拉普纳来到中国看到广大中国球迷的热情和期待之后,还是感到了担心。他曾表示:“我不是上帝,不可能一夜之间就把中国队变强。”但在广大球迷眼里,施拉普纳就是一个只能成功不能失败的“救世主”。

一个最让人印象深刻的例子是,1993年年初的春节联欢晚会上,冯巩和牛群在自己的相声表演中,拿出的价值最高的拍卖品,是“施大爷”的一根头发——当时中国球迷已经把施拉普纳视为白求恩式的人物,并给了他一个亲昵称呼:“施大爷”。

那些执教过中国男足的洋教头们……

施拉普纳受邀参加1993年的央视春节联欢晚会

就在全国人民的热切期待中,1993年5月,“施大爷”率领中国队奔赴约旦的小城伊尔比德,开始征战1994年美国世界杯的预选赛。

战端初开,中国队一切顺利,5比0横扫巴基斯坦,3比0轻取约旦。在战胜约旦后,施拉普纳通过媒体发声:“胜约旦是再正常不过的事,中国队是被长期忽视的亚洲一流强队。”

但随即,不正常的事就发生了:面对名不见经传的弱旅也门队,中国队全场狂轰滥炸依旧无法破门,结果反而在第68分钟被对手任意球破门,最终0比1告负。

当时这个消息传到国内,很多球迷都无法相信,一度以为是报纸把标题写错了。但很快他们就只能接受残酷的现实,并且继续痛苦下去:中国队又在后一场比赛中0比1不敌伊拉克,最终失去了小组赛出线权。

那些执教过中国男足的洋教头们……

当时在教练席的施拉普纳

那一次,全国球迷都记住了那个小城伊尔比德,因为媒体铺天盖地的都是“兵败伊尔比德”的标题。而也正是从那一次起,国人第一次开始领悟到足球光靠精神是不行的——施拉普纳当时最广为流传的,就是要求国足具有“豹子精神”。

兵败伊尔比德之后,施拉普纳很快被架空为国足的“技术顾问”,随后在1994年广岛亚运会期间,被宣布解聘。

施拉普纳带队的总战绩为9胜5平4负,胜率为50%。

 3 

施拉普纳走后,中国男足再次聘请洋帅,要等到1998年了。

在施拉普纳下课后,中国足协似乎对洋帅失去了信心,又启用了本土主帅戚务生。但戚务生在1996年率领国奥队再次兵败吉隆坡,失去亚特兰大奥运会的出线资格,一下子又把他逼到了下课边缘。而最最关键的是,他率领的国家队在1997年的法国世界杯预选赛亚洲区“十强赛”中又一次功亏一篑,泪洒大连金州。

那些执教过中国男足的洋教头们……

1997年的那支国足,被很多球迷认为是“史上最强国足”,因为各个位置上的球员都各有特点。结果却上演“金州不相信眼泪”。

可能是1997年“十强赛”带来的冲击过于巨大,所以逼迫中国足协再度把目光又放到了洋帅身上。

1998年年初,摆在中国足协面前的是三个洋帅选择:吉林延边敖东队的韩国籍主教练崔殷泽,上海申花队波兰籍主教练安杰伊,曾短期出任过国足顾问的诺丁汉森林队助理教练鲍比·霍顿。

由于崔殷泽和安杰伊都通过各种渠道表达了婉拒的意思,所以霍顿在没有竞争的情况下,成为了中国男足历史上的第三任洋帅。

只领15万美元年薪的霍顿在上任之初曾引来很多争议,因为他比施拉普纳更缺少履历,除了早年曾带领瑞典的两支俱乐部队获得过几次国内联赛冠军和带领沙特伊蒂哈德队获得过国内联赛冠军外,并没有其他拿得出手的成绩。

但霍顿却成为了到目前为止,国足队员评价最高的一位洋帅之一。很多被他带教过的国脚都一致表示:霍顿思路清晰,战术讲解透彻,而其中的“平行站位”更是被推崇备至。此外,霍顿彬彬有礼的英国绅士风度,也给媒体留下了良好的印象。

那些执教过中国男足的洋教头们……

鲍比·霍顿

而且,霍顿一开始带队的成绩,也是拿得出手的。

在1998年的第四届“万宝路”杯赛上(后来的东亚四强赛),中国男足虽然1比2再次不敌老冤家韩国队,但整个场面占优。而后来更是2比0完胜日本队,获得了当年杯赛的亚军。尤其是整个杯赛中霍顿表现出的临场指挥和换人都可圈可点,球迷和媒体还是比较认可的。

而在当年的曼谷亚运会上,中国队最终也拿到了第三名(半决赛0比1负于伊朗,霍顿因为之前被处罚只能在看台上遥控指挥),这个成绩也可以交差。凭借这个季军成绩,中国男足在当年11月国际足联颁布的排名中高居世界第37位——这是中国男足史上最高的一次国际足联排名。

霍顿的威信起来了,麻烦也就来了。1999年1月,霍顿接到了中国足协的任务:要他兼职中国国奥队主教练,率队冲击2000年悉尼奥运会。

如果霍顿能够吸取他的前辈徐根宝的教训,就肯定不会接受这个任命,但他义无反顾地接受,并且义无反顾地跌进了同一个坑。

当时霍顿接手的这支国奥队,被称为“史上最强国奥”,因为这届国奥是以当初朱广沪带队留学巴西的“健力宝队”为主配置而成,李金羽、李铁、李玮峰、张效瑞、隋东亮,个个都是年少成名,再加上当时的锋线“万人迷”张玉宁,国人对这届国奥寄予厚望。

那些执教过中国男足的洋教头们……

当时健力宝队的张效瑞曾让国人眼前一亮,被称为未来“中国的马拉多纳”,但和绝大多数当时的健力宝留学球员一样,在回到中国联赛的大染缸之后,很快就泯然众人矣

但恰恰是这届国奥又搞砸了。在那一届的奥运会预选赛中,中国国奥再次遭遇老冤家韩国国奥,两战一负一平,最终只存在理论出线可能:中国队必须战胜巴林队,而韩国队只能打平。但就在关键一战中,毫无斗志的中国队居然0比1输给了巴林队,举国哗然。

1999年11月15日,中国足协在北京召开的全国甲级队教练员会议搞了一次“民主投票”——决定霍顿的去留问题。结果17票赞成解聘霍顿,8票反对,3票弃权。

还没带国家队开始正式征战的霍顿就和徐根宝一样,因为带国奥队的失利而被解聘。

事后,霍顿曾表示,非常后悔当初接过国奥队的教鞭。

被解聘后的霍顿并不甘心失败,还在国内的上海浦东、四川全兴、浙江绿城执教,但成绩有起有落,当初的威信再也没法重新建立。

霍顿执教国家队交出的成绩单,是9胜1平3负,胜率69%,为历届洋帅最高。

 4 

送走霍顿后,这一次中国足协倒也没有再次尝试换个“土帅”调口味,而是下定决心,又请了一位洋帅。

于是,中国男足史上最成功的洋帅博拉·米卢蒂诺维奇终于闪亮登场了。

那些执教过中国男足的洋教头们……

米卢

相比前三任洋帅,米卢确实可以称得上是“名帅”,主要是他的履历不仅光鲜,而且就中国足协最渴望得到的东西而言,简直是亮瞎大家的钛合金,哦,眼:

在1986年率领墨西哥队历史上首次打入世界杯八强;

自动驾驶为何青睐人工智能?

尤其在自动驾驶领域,这种进步非常明显。为什么是人工智能?而这一伟大的成绩,直到在2015年才由德尔福改造的奥迪车型所打破,这辆车完成了以99%自动驾驶率跨越15个州,共计行驶了5472公里。如果仔细观察这些发展里程,有一个很明显的发展趋势,自动驾驶功能越来越不依靠外部信息处理辅助,而转向“单体智能”的方式发展。所以,“类人”处理模式的人工智能,成为了推动自动驾驶发展的核心技术。

在1990年率第一次参加世界杯的哥斯达黎加队打入十六强;

在1994年率基本没有大赛经验的美国队打入世界杯十六强;

在1998年率尼日利亚队打入世界杯十六强。

打一枪换一个地方,换一个地方又打出响亮一枪,这样的履历让米卢获得了“神奇教练”的称号,而他善于带弱队的经验,也正是中国足协所看重的。

结果大家自然已经都知道了:米卢再次延续了“神奇教练”的称号,率领中国男足在2001年世界杯亚洲区预选赛“十强赛”的B组中,六战五胜一平积16分,历史性地首次进入世界杯决赛圈。

那些执教过中国男足的洋教头们……

值得一提的是,米卢所处的时代,是中国足球最火热的年代,也是中国足球媒体最鼎盛,竞争最激烈的年代。在专业足球媒体领域,《体坛周报》和《足球报》两强鼎立,《南方体育》异军突起,而在整个中国,当时号称有“八千足记”。

也正是在那个时期,一些具有中国特色的所谓“圈内行规”也开始出现:比如一些国脚采访开始要付费,甚至会被花钱“买断”(只接受某家媒体专访,其他的采访不会多说);而米卢更是成为万众瞩目的焦点,各家媒体围绕他的“争夺战”也出现过不少江湖传说和轶事。

但经过媒体海量的报道,米卢留给广大球迷印象最深的印象,主要还是两句话。

一句是“快乐足球”。

当时在诸多足记笔下写得烂熟于胸的“网式足球”,是米卢“快乐足球”的一大标志。虽然这个被称为是“米卢发明”的训练手段其实第一任男足洋帅约瑟夫就使用过,但必须承认,通过玩“网式足球”,米卢成功协调了队内的气氛,调整了队员的心态。而“快乐足球”的一大功劳,是让中国男足的心态开始放平,一些该赢的比赛肯定能赢,不该输的比赛也不会输。

另一句就是“态度决定一切”。

事实上,在一直强调“意志品质”的中国体育界,“态度决定一切”并不是一句特别新鲜的口号,但关键在于米卢能够将这个口号贯彻到实际行动中。

这并不是说他有什么办法能让国脚们立即在场上就能焕发出“拼到底”的态度,而是他有办法让态度不过关的国脚减少乃至失去上场机会,甚至失去进入国家队的资格,进而激发他们的斗志。这在执教会受到多层面影响的中国其实并不是一件容易做到的事,而米卢做得到,很大一部分原因还是得益于他过硬的履历和威望。

那些执教过中国男足的洋教头们……

当然,威望即便如米卢,在中国的执教经历也是一波三折。刚执教中国男足时,因为几场热身赛表现不佳,米卢的执教水平受到广泛质疑,当时的国脚郝海东更是直接公开炮轰,认为米卢水平相当一般,训练没有实质性内容。

随后在2000年的黎巴嫩亚洲杯上,米卢率队第一次出战正式比赛,小组赛2比2战平韩国,半决赛遭遇当时如日中天的日本队也只是2比3小负(0比1之后逆转领先,且有获胜机会),几场比赛确实显露出了米卢不一般的指挥能力,舆论开始转向。

直到世界杯预选赛出线后,米卢的声誉开始达到巅峰,各种赞誉四面八方扑来,仿佛真的成了一个无所不能点石成金的“神奇教练”。

然而世界杯小组赛三场比赛一场不赢,一球不进的结果又大大低于足协和全国球迷的预期,米卢的声望又开始掉头向下,认为他“情商高于执教能力”,“出线还是靠抽到一个好签”,“老江湖”甚至“国际骗子”的说法开始纷纷出现。

事实上,后来也有球迷做过统计,中国队在2002年韩日世界杯小组赛中的三个对手,其中一个后来拿了冠军(巴西队),一个拿了季军(土耳其队),所以输得并不冤,是自己当时把目标定高了。而现在回看当年中国队对巴西队的前30分钟比赛录像,整支球队阵型紧凑,攻防转换流畅,即便现在也很难见到了。

当然,在“成败论英雄”的职业足球领域,米卢在世界杯后不久就宣布卸任,留下的是46战20胜10平16负的带队成绩,胜率为43%。

不过,16场输球中有3场是在世界杯决赛圈输的,这一点至今还没人能做到。

那些执教过中国男足的洋教头们……

 5 

米卢功过暂且不论,但他至少坚定了中国足协的一个信念:还是要请洋帅。

于是,2002年12月,荷兰人阿里·哈恩(又译做阿里·汉)接过了米卢留下的教鞭,成为了国足的第五任洋帅。

那些执教过中国男足的洋教头们……

阿里·哈恩在球员时代作为主力球员,跟随荷兰国家队征战了1974和1978年两届世界杯,并打进两个精彩绝伦的远射

作为“神奇教练”的继任者,曾经作为队员在世界杯上射出惊天远射的阿里·哈恩压力还是很大的。他的开场还算不错,上任的第一场热身赛就0比0逼平了新科世界冠军巴西队,随后又在中国本土举办的亚洲杯上拿到了亚军(决赛1比3不敌日本)——这也是中国男足在亚洲杯上的最好成绩。

但是,衡量一届国家队主帅的KPI,永远是世界杯,而阿里·哈恩恰恰又在这上面跌了个大跟头:

在2004年年末的德国世界杯预选赛上,中国队0比1不敌科威特,被逼到悬崖边。而这件事之所以后来被传为笑柄,就是因为中国队在最后一轮7比0狂胜“确认过眼神”的香港队之后,却发现赛前少算了一个净胜球,依旧被科威特队压了一头,结果在亚洲区20强赛就被提前淘汰。

阿里·哈恩显然无法在这种“乌龙事件”后继续留任,于是他走了,留下了30战18胜7平5负、60%胜率的战绩。

而中国足协重新走回了老路,让本土教练朱广沪拿起了教鞭。不过朱广沪因为在2007年亚洲杯上未能带队小组出线(历届亚洲杯最差成绩),黯然下课。经过权衡,足协请来了原先在大连实德队执教的塞尔维亚籍主教练福拉多·彼德罗维奇。

那些执教过中国男足的洋教头们……

福拉多·彼得洛维奇在球员时代,是南斯拉夫红星队历史上出场最多的球员之一。两次被评为南斯拉夫国内最佳球员

但作为第六任国足洋帅,福拉多的福气一点都不多,他执教的这届国家队可能是最混乱的一届。倒不是因为队员混乱,而是因为教练班子混乱——国足居然史无前例地出现了“双教练”配置。

原先担任国奥队主教练的塞尔维亚人杜伊科维奇,在2007年忽然被足协任命兼职中国国家队总教练,而他的好友福拉多则莫名其妙成了执行教练——这也成了世界足坛的奇观:国家队的主帅听命于国奥队的主帅。

由于2008年北京奥运会的背景,那届国奥队被视为重中之重。而“双头马车”配置的国家队在2010年南非世界杯预选赛中遭遇惨败,小组赛即被淘汰。不过最值得嘲讽的一幕还是出现在北京奥运会开幕前两周:

足协一直苦心孤诣力保的国奥队却出现将帅失和,之前还被要求兼任国家队总教练的杜伊科维奇被火线下岗,连国奥队主帅的饭碗都被剥夺,本土教练殷铁生临时救火担任主教练。而备受期待的国奥队后来在北京奥运会上打出了1平2负的成绩,小组赛就被淘汰。

鸡飞蛋打两头空,中国足协在国家队和国奥队的教练任命问题上跌过无数的坑,但总是以一种惊人的毅力重蹈覆辙。

那些执教过中国男足的洋教头们……

杜伊科维奇(右)当年和福拉多莫名其妙的“双核”配置。杜伊卸任后透露,他当初一直在力拒足协的国家队主帅任命,而在后期已经失去了用人和排兵布阵的权力。

送走了杜伊/福拉多组合,中国足协再一次请出了“土帅”,这次是43岁的“年轻干部”高洪波。高洪波上来后表现惊艳,率领国足3比0大胜韩国队,1比0战胜法国队,颇受好评。不过足协在请“洋帅”的道路上脚步还是越来越坚定,在备战2014年巴西世界杯预选赛前夕,中国足协撤掉了高洪波,请来了颇有名望的西班牙主教练卡马乔

球员时代堪称伟大的卡马乔,却成了中国男足史上最差的一任洋帅。在他单调粗暴的战术调控下,中国男足在2014年巴西世界杯亚洲区预选赛中以两个0比1被国家已经支离破碎的伊拉克队双杀,小组赛就被淘汰。

更让广大球迷心碎的是,卡马乔执教期间,中国男足曾0比8负于巴西队,居然还曾1比5被泰国青年队横扫。整个执教期间,卡马乔带出了20战7胜2平11负的糟糕成绩,胜率仅为35%。

最终,连请他来的中国足协也只能不惜自己打脸了,付出了680万欧元(当时折合5000万元人民币),提前和卡马乔团队解约,用自己的实际行动有力捍卫了中国足球“钱多人傻速来”的形象。

那些执教过中国男足的洋教头们……

卡马乔当时被中国球迷称为“乔老爷”,他带队期间,中国男足的国际足联排名跌到了史无前例的109名

卡马乔之后,中国足协请来的是法国人阿兰·佩兰。

阿兰·佩兰是国足的第九任洋帅,可能也是国足历任洋帅中最没有存在感的一位。他一开始就是在质疑的目光中上任的,凭借在2015年澳大利亚亚洲杯上小组赛三战全胜的表现(1比0沙特,2比1朝鲜,2比1乌兹别克斯坦),总算坐稳了帅位,但随即毫无悬念地跌倒在了2018俄罗斯世界杯预选赛的坑里。

不过佩兰这个坑跌得也是完全怨不得他人。在亚洲区40强赛中,中国队和中国香港、不丹、马尔代夫和卡塔尔分在一组,当时媒体称这样的抽签结果是“教练席上栓条狗都能带队出线”。但“佩家军”偏偏主客场全被香港队0比0逼平,客场输给卡塔尔队,转眼间出线就仅剩理论可能了。

2016年年初,心里早有准备的佩兰在过完圣诞节后回到中国,拿到了中国足协的一纸提前解聘的通知。

那些执教过中国男足的洋教头们……

阿兰·佩兰

 6 

其后的国足主帅,是意大利人马尔切诺·里皮。

他是作为“救火队员”,从高洪波手里接过教鞭的。当然,高洪波当初也是以“救火队员”的身份,从佩兰手里接过教鞭,并奇迹般地把国足带进2018俄罗斯世界杯亚洲区12强的。遗憾的是,他没能把奇迹在12强中继续延续,而接过教鞭的里皮差点上演奇迹,最终还是功亏一篑。

未完待续.

说一件和中国足球无关,但我觉得又很有关的事。

这件事发生在半个月前,当时也在社交媒体转得很热闹。就是日本有一所叫“金足农业”的公立农业高校,在今年的全日本夏季甲子园高中棒球大赛中一路连克强敌,闯入了决赛。

当时很多人都转发了这个故事,并称“明明不懂棒球,为什么被感动得热泪盈眶”。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因为那些正值青春年华的日本少年,并没有在他们这样的年纪画上眼线和眉线,捏紧小粉拳喊“要加油哦!”而是用自己的实际行动去挥洒汗水,用拼搏给自己留下最美好的青春回忆。

我当时也很想写这个故事,只是因为时间不凑巧,最终忍痛放弃。不过我想写的是一个侧面的点,那就是我看到的日本学生联赛的惊人生命力和超高关注度。

在那个故事里,一个只是日本高中生参与的棒球联赛,竟然会得到如此高的关注度。那场决赛,金足农业高校所在的秋田市,去大阪的航班已经全部客满,买不到票的市民家家户户都在收看直播。而整个甲子园的棒球比赛全程,每年都会得到全国的关注。

不仅仅是棒球。我曾经看过一个日本小学足球联赛的视频,两支五年级队伍的决赛。

那场小学生的比赛,是在正规的体育场内进行,全场大概坐满了近1万的观众,日本电视台是现场直播的,而且有两个解说员,像解说世界杯一样认真解说这场球赛。

再想想我们熟悉的《灌篮高手》,漫画里表现出的分地域的高中篮球联赛,最终上升到全国总决赛,无论当初是学生还是后来作为体育行业从业者,我看了是多么羡慕啊!

我记得我读小学的时候,也是校队的一员。每个周末,我们的体育老师会带着我们去杨浦区附近的小学打区域联赛,小伙伴们一起拼,一起流汗,那真是一段快乐的时光,就真的像《足球小将》漫画里描绘的那样。

而现在,我不知道我们的小学生还有没有这样的机会,我就更不奢望学习压力繁重的初中生和高中生了。

啰啰嗦嗦说了那么多,其实我想说的是:看看人家对青少年体育培养的重视。

对于足球这项运动而言,在国家队层面(俱乐部队可以花重金买顶级球员),真的是一项长期工程,是来不得半点急功近利的。经常有些读者问我,未来十年二十年内,国足能不能打进世界杯?甚至能不能取得更好成绩?我的回答很简单:预测今后国家队的成绩,就看现在的国青队和国少队的水平,他们现在什么样,今后中国足球就是什么样——不可能从石头里蹦出来一支无比强大的中国男足的。

所以,国家队请洋帅有没有用?当然有用,至少在现阶段,我是坚定的请洋帅的拥趸。但请了洋帅就能解决一切吗?显然不能。那怎么办?还能怎么办?只能踏踏实实,一步步从青少年足球抓起啊。金字塔基都没有,怎么能奢望有金字塔尖呢?

但是,我们现在又何来这样的氛围,何来这样的机制保障?这种事情,光足协,光体育局来做,又怎能做得起来呢?

唉!足球是从娃娃抓起,不是从洋帅抓起啊。

本文来自公众号:馒头说(ID:mantoutalk),作者: 馒头大师

一位金融学教授,为何如此关心人类婚恋?

之后,在几位耶鲁金融学教授的建议下,他最终尝试选择了金融。但在耶鲁,陈志武一直到1987年秋天,也就是他博二上《金融经济学》课程之后,才弄懂何谓金融。之后先后在美国威斯康星大学麦迪逊校区和俄亥俄州立大学任教,1999年晋升为金融学教授,并重返耶鲁担任终身教职。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0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