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正常人挤得无路可走的抑郁症患者

露露、咪蒙、乔碧萝、视觉中国、流浪大师,2019那些热点后来怎么样了?

视觉中国门剧情回顾:2019年4月,因对公有的“黑洞”照片主张独家版权,视觉中国陷入了舆论的围追堵截中。12月10日,视觉中国网站负责人被约谈,即日起,视觉中国网站暂停服务全面整改。虽然说这不代表宣判视觉中国的死刑,但它的盈利模式必将受到重创。流浪大师门剧情回顾:2019年3月,形象邋遢的上海人沈巍爆红于网络。有法律人士称,从事情发生的时间线来看,王振华案应该处于审查起诉阶段。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仙人JUMP(ID:xrtiaotiao),作者:半佛仙人,原标题:《抑郁症算是彻底完犊子了》,题图来自:Pexels 

1

最近看到越来越多的网红和明星开始说自己抑郁症,开始说自己遭受网络暴力,开始说自己不忘初心坚强抵抗抑郁症。

看着粉丝们的疯狂安慰和鼓励,我一时之间竟然觉得很神奇。

尤其是那天看到乔碧萝老师接受采访都说自己十年抑郁,我觉得抑郁症这个词已经差不多彻底完蛋了。

当你想到抑郁症的时候,你想起了乔碧萝奶奶的温柔微笑,说真的,我光想想就已经自闭了。

十年抑郁,修成乔碧萝,这个剧情真的是秀。

我甚至觉得乔碧萝的榜一土豪才是真正的抑郁。

那一夜他打车逃离现场的时候,一定在座位后寂寞如雪。

被正常人挤得无路可走的抑郁症患者

这年头,我们已经全面进入了抑郁症年代。

不得个抑郁症,简直都没法社交了。

看到一个个平日里跳得不行的人,一到需要示弱获取优势的时候就疯狂说自己抑郁,怎样需要被世界温柔相待,还有能当场哭出来的。

我有时候真的感慨魔幻高手在人间。

再想到抑郁症,我发现抑郁症已经被彻底污名化了。

太多正常人开始挤上了抑郁症患者的路,反而让真正的抑郁症患者无路可走。

由于太多人装抑郁症,导致现在这个年代,当你说出自己可能抑郁症的时候,你收获的可能不完全是同情,还有嘲讽的微笑。

大家的眼神里好像说,又一个抑郁症?

真巧了,在座的都是抑郁症,里面请。

2

为什么抑郁症成了很多沙雕的挡箭牌?为什么人工口嗨型抑郁症患者越来越多?

因为一个很尴尬的现实是,抑郁症确实是一个完美的疾病。

对的,没听错,就是完美。

正因为抑郁症的完美,才造就了大批正常人刻意不当人。

第一,抑郁症这三个字,你仔细读一读,品一品,是不是不仅不难听,甚至有一种优雅的感觉在里面?

我告诉你,如果抑郁症改名叫脑部肛裂综合征,装抑郁症的人立马少掉90%。

一个优雅的病名,是被大量群众拿来装X的前提条件。

不然怎么没人装脑溢血呢?怎么没人装尿频尿急尿不尽呢?

被正常人挤得无路可走的抑郁症患者

第二,抑郁症的症状,本身就有一种天然的悲伤和优雅。

我是一个病人,我很惨,这个世界对我不好,我无能无力,我能怎么办呢我是一个病人。

无病呻吟的小资们最喜欢这种吃葡萄不吐葡萄皮的沙雕感觉。

尤其是在佛系和丧文化这么流行的当代,抑郁症简直是拿来标榜自己的核动力挖掘机。

第三,抑郁症是一个很难被攻击的病症,自带光环守护。

拿病来装X这种事情,要是被戳穿,会特别尴尬,但是装抑郁症,一般来说除非是深仇大恨或者人缘极差,不然基本是不太会有人来戳你的,哪怕他心里觉得你在装。

因为现在特别流行一种所谓“雪崩时没有一片雪花是无辜的”的神奇学说,简称雪花说。

导致一旦有人质疑你抑郁的真实性,政治正确的屎盆子就能先扣在别人头上。

XXX都这么惨了,你还质疑,你是不是个人?雪崩时没有一片雪花是无辜的!

哪怕这人本身也不信你是抑郁,但是他能拿你抑郁这件事情攻击那些质疑你的人。

抑郁,真的是很好用的工具,尤其是标准掌握在你的手里。

被正常人挤得无路可走的抑郁症患者

第四,抑郁症的症状程度属于一种操控性极强的症状。

我不是说正常的抑郁症病人,正常的抑郁症病人是有专业医生诊断,并且要配合吃药的,病情并不完全可控。

我说的是装病的,对于装病的人来说,装抑郁症是很容易的一件事情。

演一些奇异行为,装个内向,时不时哭一下摔摔同事的杯子,或者发一些伤春悲秋的无病呻吟,今天好一点明天严重一点,很简单,可操作性强,随时可以为应用场景调节抑郁强度,而且面子上很好看。

只要脸皮厚心黑,阳光到抑郁一键调节。

要是装癫痫,这个难度就稍微大了一些,没有足够的舞蹈功力是做不到的。

第五,装抑郁症好处多。

当你开始装抑郁症的时候,身边所有的人都受制于政治正确(尽管大多数人心里很不屑),对你嘘寒问暖,你可以获得很多过去没有的便利。

而且抑郁症本身不是攻击性疾病,不会给周围人带来直接的负面情绪,不会直接被排挤,不信你装艾滋病就是完全不同的效果。

抑郁症有这么多好处,所以很多人就开始装。

反正装什么不是装,装抑郁症多环保。

被正常人挤得无路可走的抑郁症患者

3

这年头大家压力都大,也都经常有低落的时候。

毕竟领导和同事中不当人的太多了,生活的重担也总是冲着屁股打。

这一切都会导致我们的生活体验变的越来越差。

不然丧文化也不可能这么流行甚至已经发展到了很多人坦然又开心的说自己是一个废物的程度。

大家确实普遍有压抑的感觉。

但绝大多数人都不是抑郁症,而是抑郁情绪,甚至只是偶尔的情绪低落。

8岁上海小学生B站教编程惊动苹果,库克亲送生日祝福

什么样的关系才能让库克亲自送上生日祝福?12月16日,苹果公司CEO专门在微博上向一位中国朋友送上了生日祝福。这个中国朋友,年仅8岁,是个上海小学生。微博还有话题“8岁小学生教你学编程”。真正“惊动苹果”、“惊动库克”。B站最年幼编程老师,播放量破百万这名小学生的故事从B站说起。于是就在今年8月份以Vita君的名义在B站上开设了账号,上传编程教学视频。

抑郁情绪和抑郁症,是完全不同的概念。

前者是一个暂时的状态,后者是一个长期的病理特征。

前者存在自我调节和被他人开导的可能性,后者属于需要配合药物治疗。

注意,抑郁情绪不代表抑郁症,只有长期存在的,无法自我控制的,影响生活的抑郁情绪,才有可能和抑郁症沾点边。

抑郁情绪人人都有,而抑郁症不常有。

很多人陷入抑郁情绪中,但是突然微信群里有王者荣耀大神开黑带飞,立刻就开心的蹭分了。

很多人非常低落,但是突然发现追的电视剧/综艺更新了,顿时怀着抑郁的心情去追剧了。

虽然快感消失后依然失落,但这些都只是抑郁情绪,而非抑郁症。

真正的抑郁病人,其核心体验是失去了快乐的能力,感受不到生活带来的正反馈的快感,而且从根源上也不想找回这些了。

注意,抑郁症不是脑瘫,各种道理他们都懂,各种情感他们也懂,他们只是突然感知不到了。

差不多类似于足球健将截肢了,他知道一切踢球技巧,他知道要怎么踢,但是他踢不了了,因为感知不到自己的腿了。

抑郁症便是如此,大部分郁郁寡欢,小部分强颜欢笑,脸上笑着眼睛没笑。

我曾长期照顾一位抑郁症病人,他是我的前同事,也是同学,非常严重的抑郁症,自毁倾向严重,自杀失败好几次,需要住院加监护加长期服药。

他的精神状况看起来非常正常,言谈举止和正常人无异,甚至还很会讲笑话,就是偶尔静下来的一瞬间,眼里会闪过一丝阴霾。

我那段时间天天和他聊天,什么都聊。

他坦言自己啥道理都懂,治疗方案也OK,该做什么也都知道,也不觉得自己有啥大不了的,但是经常感觉像是和世界割裂了,隔着一层沙,似乎什么都不重要了,一切都没意思。

我说你这是要成佛了吗?一沙一世界?

他说你还别说,我觉得自己快了,等我成佛之后请你在我手上撒尿。

那天我们还笑。

4个月后,他成功了。

4

我一直特别讨厌那些装抑郁症的,尤其是卖抑郁症人设的,生怕别人不知道他脑子真有问题。

真正的抑郁症病人,大多数都是不太会去谈论自己病情的,偶尔分享基本都是匿名。

只有和最亲密的最信任的人才会偶尔透露,那些天天大大咧咧挂在嘴边炫耀的,很多都是键盘抑郁症。

按道理来说,键盘抑郁症也不犯法不违规,人家Cospaly的领域比较有特色怎么了。

主要是键盘抑郁症的人太多了,把抑郁症玩出喜剧效果的人也太多了,干啥都往抑郁症上丢。

做个自媒体天天说自己抑郁症,项目做不好就是抑郁症,早上起床迟到必然是因为抑郁症,进门先迈左脚抑郁症早期,上班摸鱼抑郁症中期,晚上通宵打游戏抑郁症晚期,碰到人员优化立马抑郁症超级赛亚人模式,抑郁能量10W+

别问,问就是抑郁。

种种操作导致抑郁症已经成为沙雕的代名词了。

狼来了的故事就是这样,抑郁症出现的多了,也就污名化了。

现在提起抑郁症,谁不能嘲笑几下?谁还没几个抑郁症朋友?

当大家对于抑郁症习以为常甚至嘲笑的时候。

更多真正的抑郁症,隐藏的更深了。

他们要么不敢再透露自己的情况,生怕别人以为自己是装的,受到伤害。

要么反过来,疯狂自黑,拿自己的抑郁症编段子嘲讽自己,逗大家开心,脸上笑着,心里哭着。

这两种情况,往往都会导致延误治疗,加重病情。

抑郁症是需要长期服药的,更需要环境的疏导。

很多真的抑郁症被假抑郁症逼上了绝路。

某种程度上,劣币驱逐良币也可以这么理解。

难怪我总觉得很多搞经济学的写的那堆乱七八糟的理论和有病一样,他们可能不是装的。

5

现在的政治正确是呼吁大家去关怀抑郁症,我其实有不同的看法。

那些坦然享受特权的,感谢世界温柔的,多数都不是真正的抑郁症患者。

真正抑郁症患者最大的需求反而是不要把他们差别对待,他们什么都懂,他们期待着自己被人理解,而非被当成大熊猫一样保护。

对抑郁症患者的过度保护,同样是一种伤害。

你的每一次小心翼翼或者自以为好意,其实都未必真的有效果。

我觉得最该宣扬的,是鼓励潜在的抑郁症患者去专业的医院去检查,配合治疗。

当然别乱用搜索引擎,不然有可能抑郁症还没怎么着,钱包先没了。

被骗钱的痛苦和抑郁症的痛苦,到底哪个更痛苦,这是一个迷。

被正常人挤得无路可走的抑郁症患者

真的,遇到可能有抑郁症的身边人,帮助他们及时就医是最大的善事儿了,不建议进行额外的操作。

别去刺他们,别去搞特殊化关心,也别自以为聪明的搞什么沙雕建议,更别自以为幽默的去帮他们开导。

什么找大师开悟,玄学救不了抑郁症的,要相信科学。

什么吃药对身体不好,买药有医保的,不偷你家韭菜。

什么要死赶紧死,也不怕晚上鬼压床?

什么学会调节心情,抑郁症要是能调节心情就不叫抑郁症了,心灵鸡汤没有药效的。

抑郁症是病,病需要专业的医生疏导配合药物治疗。

请相信科学,科学不是靠嘴遁治疗的,你们不是旋涡鸣人。

鸣人一个嘴遁就治了一个长门,还给治死了。

放过抑郁症吧。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仙人JUMP(ID:xrtiaotiao),作者:半佛仙人

这世间,哪有那么多“明明可以靠颜值吃饭”……

费雯·丽19岁在婚礼上的照片结婚后一年,费雯·丽就生下了女儿苏珊娜。第二年,费雯·丽迎来了自己第一部崭露头角的电影《道德的面具》,评论界对她的表演大加赞扬,甚至有人称她演出了“英国少女的本性”。费雯·丽聘请了自己的经纪人,希望开始正式踏上演员之路。这部戏剧她一连反复看了14遍,并不是因为戏的本身有多么地诱人,而是因为她深深迷恋上了这部戏的男主演,当时被称为“莎剧王子”的劳伦斯·奥利弗。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0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