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走美国的亚洲人

给“浪迹情感”验验尸

“浪迹情感”的号主也等于一天之中经历了粉丝暴涨的兴奋和全面封号的崩溃。最终,这个大魔王“浪迹情感”在突然涌入的大批流量和举报面前垮掉。“浪迹情感”到底干了什么坏事?在“浪迹情感”弥留之际,也就是昨天下午他们还没被封号的时候,我还真进去翻了一大圈他们的文章。可惜的是,“浪迹情感”除了应该会骗骗钱,自然是没有其他那些神乎其神的神奇能力的。

本文来自公众号:叁里河(ID:Sanlihe1),作者:吴锦清,题图来自:东方IC


当2016年特朗普在大选中获胜,23岁的日本女性中山绘里非常苦恼。“我认为美国是学英语的最佳场所,但特朗普上台让我很犹豫。现在我开始寻求其他选择,例如英国、澳大利亚或新西兰。”

她拥有英语教学许可证,但想出国学习进一步提升英语能力。她说没告诉家人美国是自己进修的备选国家,因为这可能会让他们很担心。

中山并不是唯一一个拥有类似想法的日本学生。总部位于东京的留学机构《留学杂志》(Ryugaku Journal),当年11月大选后通过Facebook对学生进行了一项非正式调查,约有70%受访者表示特朗普当选后,自己对留学美国更加担忧了。

事实也的确如此,近年赴美留学的日本学生数量越来越少。

门户开放报告显示,2016/2017学年有18,780名日本学生在美学习,到了2017/2018学年为18,753名,下降了1.7%。今年在美日本学生人数进一步下降至18,105人,在所有国际学生来源地中排名第八。

“偷”走美国的亚洲人

“偷”走美国的亚洲人

图片来源:IIE

要知道在20世纪70年代~90年代,日本常年霸占在美国际学生人数第一的宝座,在美日本留学生曾远超中国留学生数量,直到进入21世纪才开始减少。

Philip Altbach在《能力转移:美日教育关系的反思》(Transnational Competence: Rethinking the U.S.-Japan Educational Relationship)一书中详细研究了美日教育之间的关系。

1

20世纪50年代开始,日本派出大批青年赴美留学。自此,两国学生、学者、科研人士和各领域专家流动日益频繁,日本人开始深入学习美国的文化、科技和教育,并将其带回日本。从1950年开始短短的5年间,赴美学习的日本人就增加了5倍。

到了80年代初,从日本去美国留学人数突破一万大关并高速增加。特别是在商学院,日本人成了一大势力。因为日本企业纷纷派遣员工前往美国学习,费用全部由公司负担。

日本经济学家野口悠纪雄还曾吐槽,当时很多学生都找他写推荐信,每个人都要申请好几所学校,所以写推荐信成了繁重的工作。他说那时从日本去美国留学的人实在太多了,与现在简直是天壤之别。

此后20年,去美国留学的日本人持续增加,并于1999年~2000年达到顶峰,近4.7万人。

在这些赴美留学的日本人里,有长期访问学者、学生,还有受日本科学促进会(JSPS)、美日教育委员会等基金会资助的短期学者。学术部门、研究机构、政府部门和企业等也使得日本人赴美留学全面开花。

这些科学家、学者到了美国后,会参与到国家和地区性会议或其他非正式会议中,和业界专家面对面沟通,分享经验和领域内的最新信息。同时,伴随着电子通信系统的普及和技术发展,利用电脑和电子邮件的非面对面交流也越来越多。

这些赴美的日本人也确实为日本带来了更先进的技术。据统计,仅在1950年~1972年,日本就引进11786项新技术,极大促进了日本经济发展。在这段交流频繁的日子里,还有众多书籍从英语翻译成日语,期刊、电影和其他文化、知识产品也从美国流向日本。

然而,去美国留学的人数不可能无休止增长。从2001年开始,日本赴美留学人数不断减少,到了2008年金融危机后降到3万人以下,直至现在不足2万人,还不到巅峰时期的一半。

不仅人数下跌,学习理工科的日本学生也少得可怜。根据日本文部科学省发布的数据,2017年在美国研究生院科学和工学领域就读的日本学生数量仅990人,远逊于中国、印度、韩国等亚洲主要国家,甚至不如孟加拉国和尼泊尔。

2

从迅速增加、增速减缓,到达到顶峰,再到持续下降,日本赴美留学人数自二战后呈现明显的变化。而这种变化,与当时日本经济发展速度以及美日政治经济关系是分不开的。

1945年日本战败,整个国家经济陷入崩溃边缘。之后在以美国为主的外力下,开始了国家改造和经济复苏。得益于贸易立国方针,日本大举发展出口贸易振兴经济,从1960年开始,日本经济进入高速增长期。

1950年代,劳动密集型的日本纺织品开始抢占美国市场,拉开美日经济紧张的序幕。之后随着技术发展和资金累积,日本进行产业升级,争端也转换为彩色电视机、合成纤维和钢铁等技术性更强的领域。

到了1978年中东局势突变,石油危机爆发,美国油价连番上涨,于是省油又便宜的日本车立马受到美国人民的热烈欢迎。很快,日本汽车产量就超越美国跃居全球第一,成为日本产品在美国市场上一个标志性的胜利。

阿雅四十一:我只不过越来越忠于自己

一转眼,她四十一岁了。某种程度上来说,阿雅的样本意义不在于是那个女明星,而是那个熟悉的女孩,仔细想想,几乎每个人的身边都有她这样角色的一个朋友,或者这个她,就是你自己。四十岁生日,阿雅是在《奇遇人生》首季开播的看片会上过的。

不仅是汽车,20世纪80年代起日本半导体行业对美国的威胁也越来越大。1985年,日本直接拿下全球50%的内存市场,导致美国包括英特尔在内的科技企业巨额亏损,不断裁员。

伴随日本在各个产业飞速发展,美国对日本的贸易赤字毫无意外地飙升至500亿美元。

面对经济的飞速提升和本国内地产、股市的繁荣,80年代的日本人认为日本才是未来世界的核心,很多到欧美去的日本留学生甚至不屑与人交流,相信以后将是日本的时代。在日本国内,还产生了“卖掉东京就能买下美国”的说法。

但对美国来说,巨大的贸易逆差直接导致一些地区工厂倒闭,失业率成倍数上升。

用当时美国政客的话来说,“他们假装和我们友好,背地里却偷我们的钱,偷我们的技术,让我们的工人失业,无家可归”。在美国人看来,正是战后日本不断向美国学习先进技术,才有了日本经济的奇迹。


3

教会徒弟饿死师傅。意识到科技才是兴国要务的里根政府,将日本视为美国的最大经济威胁,采取各种手段着力压制日本发展。华盛顿指责东京实行国家赞助的产业政策,从美国公司盗用知识产权又将产品倾销到美国市场。

包括日立、东芝在内的公司都曾被指控窃取美国技术并接受惩罚。日立向IBM支付了100亿日元的特许权使用费,同时接受IBM对其未来五年新软件产品的检查。而东芝则接受三年产品禁令,并在90多家美国报纸上刊登了整版广告道歉。

在敏感的芯片领域,1985年美国单方面认定日本存在芯片倾销性质,开始对日本半导体产品征收100%关税。此后,日美签署多项半导体交易协议,日本需要监控出口价格、开放半导体专利,并保证美国芯片在日本市场占有率须达到20%。

除了这一系列操作,为了缓解财政赤字,美国希望通过美元贬值来改善国际收支。1985年日本与美、德、法、英等国签订《广场协议》,同意日元兑美元升值,美日摩擦达到高峰。

而随着《广场协议》的签订,日本进入迷失的10年。自1991年开始,日本经济进入了长期停滞,到1998年更是急速下降。

“偷”走美国的亚洲人

图片来源:香港贸发局经贸研究网

如果要说政治和经济因素对高等教育的影响力,恐怕没有比日本人感受更深刻的了。美日之间政治、经济关系变化,给高等教育带来的影响比想象中更大。在Altbach看来,虽然2010年后因为全球化日本人留学美国意向稍有增加,但两国高等教育的关系从未真正恢复。

赴美留学的日本人减少,其中固然有少子化带来的人口减少问题,但更多的是政治、经济发展带来的社会发展水平差距的缩小。日本年轻一代不想去美国留学,一方面有前述历史给学生政治上的担忧,另一方面是日本国内高等教育质量较高,美国留学不仅价格昂贵,也不利于回国就业

贸易摩擦、高科技企业、出国留学人数减少,这些关键词看起来格外眼熟,“间谍”、“小偷”之类的名头也从日本人给了中国人。

随着2000年中国社会经济发展水平的高速提升,出国留学特别是去美国留学,成了越来越多中国人的选择。2019年门户开发报告显示,今年在美留学的中国学生达到369,548人,占国际学生总数的33.7%。

虽然中国仍是在美国际学生第一大来源国,但人数相比去年仅增加1.7%,增长率达到新低。这也已经是在美中国留学生增长率自2010年达到顶点后连续第9年下降了。

敏感专业学生遭审查,签证申请更严格,留在美国更艰难……近年来美国变得越来越“不欢迎”中国留学生,中国留学生似乎正在走上和曾经的日本留学生一样的道路。

考虑到一系列政治和经济因素,中国留学生也开始将目光转向其他国家,这直接导致今年英国申请人数暴增,以及澳洲、加拿大等同级主流英语留学国家关注度的上涨。而以前非常小众的泰国、马来西亚、印度等地的留学广告也越来越多。还有一些同学,干脆放弃了出国选择留在国内接受高等教育。

按这样的趋势,离美国留学人数真正下降已经不远了。更可怕的是,同样参考日本赴美留学走衰之后难以恢复的老路,以中国留学生比当年日本巅峰时期还多得多的人数,一旦遭到更严重的破坏开始下降,一定会更加难以恢复。

参考资料:

Buying the American Mind -- Who’s Doing It?

Lessons from an old trade war: China can learn from the Japan experience

A drastic drop in the number of Japanese enrolled in U.S. graduate schools and a dearth of Japanese research papers written in English are two key factors in the decline of Japanese universities in global rankings

Number of Japanese Students Studying abroad, including working adults, appears to exceed 200,000 - JAOS 2017 Survey on the Number of Japanese Studying Abroad Report

Transnational Competence: Rethinking the U.S.-Japan Educational Relationship

Trump factor has Japanese students rethinking study in U.S.

日本为何会失落二十年?

日本如何从能用资金买下全世界,却走向失落的三十年?

本文来自公众号:叁里河(ID:Sanlihe1),作者:吴锦清,题图来自:东方IC

鲍里斯大胜,英国“脱欧连续剧”不用再出下一季了

12月12日,英国迎来了5年内的第三次大选。鲍里斯所有的努力,包括在极其有限的时间内和欧盟达成了一个新的脱欧协议,都被英国议会一一阻拦,最终鲍里斯只能无奈食言,被逼致函欧盟再次延迟脱欧日期至明年1月31日。11月初,鲍里斯又一次提出了解散议会重新大选的动议,这次科尔宾接受了挑战。随着本次大选尘埃落定,英国脱欧进程也看到曙光。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0
分享